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官术 > 第八百八十四章 牵线搭桥

第八百八十四章 牵线搭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八百八十四章牵线搭桥
  
      “老雷,你看看,跟亮明说话好好说,像打雷一样只顾着吼了。www.feisuzw.com 飞他是你兄弟,不是外人!
  
      以前小时候,哪次打架不是亮明冲在前头,你倒好,亮明一身都是青肿,你一点事都没有。
  
      现在官当大了,是不是看不起亮明了,他成麻烦了。他再不是,也是咱们老雷家的人,是兄弟。
  
      我是绝不允许那个叶县长这样欺负咱们家的。打狗还看主人面是不是。
  
      老雷,你好歹也是地委副书记,比那个叶县长级别高了不少。怎么也忍得下去。
  
      不要说了,亮明的事家里老爷子发话了,看你怎么处理。要是弄得老爷子火起,跑来就叫就麻烦了。唉……”雷鸣怀老婆蔡菊秋刚好进来,没好气骂人道。
  
      “我知道,老爷子也跟我说过了。唉……别急,这事我会处理的。不久就有音讯了,麻川县难道就不进行干部人事调整了?”雷鸣怀很孝顺自己的父母亲,所以听老婆一说,立即就软达了下去。
  
      晚上8点。
  
      “庄书记,明天我准备去省里跑跑,先把天墙公路方案报到省交通厅,还有开发青雾茶的计划也得送到农业厅去。”叶凡在电话里汇报道。
  
      “嗯!抓紧点。在年底前送上去,估计得等到年过后讨论了。几天后就要放假过年了,来不及了。不过,先送去的话也算是今年送的,明年正月一过你立即抓紧去跑跑,争取省里能过。”庄世诚用比较关切的语气说道,转尔又交待道:“县里的事交待好没有,千万一别出什么'乱'子,临近年关,要求稳为主。”
  
      “交待清楚了,不过几天时间,应该没什么事。至于跑项目的事,我会努力的。”叶凡口气坚决,转尔,这厮沉默了十几秒,有些吞吐着说道:“庄书记,我到德平了,这些天来一直忙,二来也怕你忙。呵呵……”
  
      “这家伙,吞吞吐吐是不是又想要钱。”庄世诚心里想着,嘴里平淡的嗯道:“嗯!今天还行,临近年关了,事多。”
  
      “既然庄书记有空,能不能请您出来喝杯茶。”叶凡终于抛出了底牌。
  
      “喝茶,不会是另有目的吧,难道想跟我透底子了。”庄世诚顿时来了精神。
  
      不过,表面还得推辞一下才好,毕竟自己是领导,如果一请就去也显得太掉价了一此地。
  
      于是,显得有点迟疑,说道:“这个,你事忙,又从麻川赶过来,还是早点休息。对我来说,你干好工作就是了。”
  
      “领导都是这样子,明明要来,又得推一下,显示自己地位。”叶凡心里腹诽着老庄同志,越发恭敬样子,说道:“庄书记,我是您亲自从林泉那边拎过来的,作为下属,请你喝茶不违反纪律吧?我是真心诚意想请你喝茶的。而且,当然,我也有点小打算的,顺便想向您讨教一些为官之道。”
  
      “呵呵呵……为官之道,那好吧,说起这个我还可以倚老卖老一番,在什么地方?”庄世诚自然也就驴下坡了。
  
      “庄书记认为去什么地方较好?”叶凡问道,其实叶凡这样子问也大有深理的。
  
      如果庄世诚真的信任自己,那他肯定会把经常去的秘密地点说出来,如果还不怎么信任自己,也许讲的地方就是比较大众的地方。所以,一个地点,就能看出领导对你的态度。孰亲孰远,好生琢磨,共和国的官场,太复杂了。
  
      “去康桥别院吧。”庄世诚挂了电话。
  
      “康桥别院,在啥地方?”叶凡倒真没听说过,赶紧打了电话给贺海纬。
  
      谁知就连老贺也是一头雾水,也不清楚这么个所在。不过,贺海纬自然有办法,通过熟人一查,清楚了。
  
      康桥别院。
  
      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车走了十几分钟,进了一片纵林,穿过纵林,来到一片树木遮掩的房舍里。
  
      外面围墙围着,院门外的石铺地面上停着稀稀拉拉的几辆车子。每辆车子都掩映一片葱绿之,只隐隐绰绰的看到小车的一角,连车牌都难看清楚。
  
      叶凡的车子刚开进一个开阔之地,从树下那淡淡的灯光下,突兀地就冒出一美丽、玉洁的女子来,要不是见她打扮得相当的庄雅,叶凡肯定会认为是作鸡的货'色'。
  
      这个的确令人浮想,在这夜'色'下,又躲在树下影暗之,不让人丫丫才怪。
  
      叶凡跟贺海纬都有点讶然,互相对视了一眼,那姑娘已经到了车门前,微微一弯腰,那甜美的声音冒出来,说道:“先生,欢迎您到康桥别院,请跟我开过来。”
  
      叶凡点了点头,车子随着那姑娘的指引,开进了一片丛林之。这时,丛林又冒出一个身着绿'色',有点像是野战服的年人来,不着痕迹地把一丛枝叶遮盖在了叶凡车子的车牌上面。
  
      “我说怎么回事,这些车子都看不清车牌,原来如此。搞得真是隐秘啊,看来这不起眼的地方来的都是一些非富即贵,或者德平的一些名流,高官了。”叶凡和贺海纬心里都是这般想着,跟着姑娘进了院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