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官术 > 第七百九十七章 脱帽工程

第七百九十七章 脱帽工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七百九十七章脱帽工程
  
      小叶县长真是地委庄世诚书记亲自点的将,而且受到重用,在德平髯髯升起的一颗政治新星。www.feisuzw.com 飞
  
      所以,就连麻川的一号人物周富德这土匪书记都有所忌惮,收敛了一些卖个好?
  
      不过转尔一想,大家又觉得好像有些不可能。传闻说是周富德可是地区行署专员王朝推上去的,如果真那样子,王就是周富德的大老板。
  
      如果不是王也绝对不是庄世诚,因为庄大老板也是去年才调过来,而周富德担任麻川县委书记已经好几年了,历经了两位县长的大变故。
  
      这些'乱'七八糟念想弄得方鸿国一时心情有些复杂,感觉今天的常委会估计又会没啥戏唱了。
  
      就是换作今天自己坐在叶凡那个位置,也绝对会念周书记一个好。人家把权力全下放给自己了,由着你去胡闹。
  
      就连潘麻子这个金桃乡的一把手被叶凡一把撤了此明摆着'插'手人事,所有的一把手们都最忌晦的事,都给周富德讲成了某些不听话的同志,这个不听话的同志当然指的就是潘麻子这个倒霉蛋了。
  
      而且,后面还夸叶凡处理得当。那不是隐晦地赞同了叶凡这个县长对潘麻子的处理。
  
      书记一点头,老潘同志又是被县长撤了职的,那潘麻子这货是彻底没戏了。
  
      方鸿国同志哑火了,更没其他常委们什么事儿,大家当然是存着看小叶县长表演的心思了。
  
      所以,会议室里又恢复了平静,各个常委们不得不叹息周富德的诡异,这诡异一撒出居然立即化解了老对头方鸿国的如山质问,成功的转向了叶凡同志。
  
      不得不说,周富德这个土匪书记并不光是一般的匪气,他还继承了土匪们当年设计陷害英勇的人民解放军的时候那种狡诈的遗传茵子。
  
      啥叫‘师夷长技制师夷’,周富德玩的是乾坤大挪移,把叶凡同志的威力挪移到了自己手来压制方鸿国,玩得一手好权谋。
  
      果然奏效!
  
      叶凡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呵呵,首先我得感谢周书记对我工作的大力支持和肯定。
  
      其实,这些天来,我只是到下边去逛逛,发现一些小问题后及时纠正过来。
  
      周书记非常的支持我的工作,每当发现什么问题我向他汇报时他都会指点一二。
  
      我相信,麻川有了周书记在,我有信心干好麻川的工作,稳步推进经济提,大力发展民生设施,活跃老百姓生活,让咱们麻川在地区也有一席之地……”
  
      叶凡当然也是投桃报李,小棒了周富德一眼,说到这里又停顿了一下,发现周富士德那嘴角居然挂着一丝浅浅的,不易觉察到的微笑,而且,诡异的就是,这厮正朝着方鸿国在微笑。
  
      其他常委们当然心里也在冷笑,笑啥?
  
      自然是笑县里的一号二号两大人物好像串通一气,互相吹棒演戏罢了。
  
      “言归正传!下去跑了几个乡,还没跑完。不过,问题也发现了不少。问题我先不提了,在这里,我先谈谈自己几个不成熟的想法。在坐的都是我的前辈,经验丰富,等下有什么补充时,或好的建议千万别藏着掖着了。报喜不报忧可不好,目前麻川的现状,可是忧大于喜,我希望同志们多报忧虑,也好促成各位想些办法来解决掉这些问题,矛盾。”叶凡讲到这里呷了一口茶。
  
      自然是想看看在坐常委们的反应了。自己第一次上常委会,总得小心点。
  
      要从点点蛛丝马迹寻到各个常委们的细微变化,从错'乱'的纠结找到他们的节点,理清这些纷'乱'的关系,才能有目地的下手,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路线,手段玩转权谋。
  
      叶凡从来信奉‘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这是获胜的最重要畴,不知对方底细你胡'乱'的举起大棒杀了一气,一点门都不找到还白白耗费自己精力。而且,知道了对方一些底细,也好正确的判断自己跟对方的关系。
  
      是准备结成利益同盟还是漠然视之,抑或是打压对方,或者是下阴手干脆一捋到底,就像是马云钱之流,如果再不听话的话就得想些其它什么路子了,听话的话那就当作没看见。
  
      “叶县长客气了,呵呵!”这时孙明玉凑了一句,刚才叶凡那般的谦虚,以小辈自居,虽然在坐的都晓得这个是人家小叶县长在自谦,当不得真。
  
      不然,坐他那个位置的就是自己了,怎么还会轮到他。不过,在坐的常委们听了心里还是相当舒坦的。人这种东西,自然喜欢听吹棒的话了,明知道是假的也喜欢听,人'性'本虚嘛!
  
      其它常委们在孙明玉部长发话后也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冲叶凡打了个招呼,表示友好。
  
      “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咱们县有些方面的情况相当的严重。主要就是缺钱,没有钱好多本来就能办到的事也无法办到了。综合各方面情况,我搞了份初步的计划出来。”叶凡讲到这里从皮包里拿出了一叠材料,每个常委手发了一份。
  
      会议室里顿时响起了哗哗的翻书声。
  
      “我的计划是以咱们麻川每个乡镇的地方特'色'为基础,以发展各种基地来带动全县经济的增。靠山屯子乡的'毛'竹特别的多,那就以'毛'竹为原材料基地,发展跟'毛'竹有关的,比如经办竹制品厂,竹笋的加工等。”叶凡讲到这里有意停顿了一下。他在等其他常委们提点看法或意见都行。
  
      果然!
  
      党群书记韦不理坐不住了,问道:“叶县长,你的想法很好,不过,也算不上什么新鲜事了,这个,在坐的都想过。
  
      靠山屯子乡的'毛'竹可以称之为竹海,人一走进去漫天都是竹子。只是,靠山屯子那条公路叶县长也去过,想必也体会过那种坐车的劳顿之苦。
  
      就是一些土生土长的麻川人也受不了那种颠簸,就更不用说外乡人,外地客人,外地商人了。
  
      而且,天车山脉那座天墙更是阻隔了外来商人来办厂投资的一堵令我们麻川所有人民都吃尽苦头的恶梦,说他是恶梦一点也不为过。”
  
      “是啊!天墙,有了这堵天墙,麻川想进步,想发展,都不知从何谈起。
  
      外面的客人是听天墙而变'色',前几年县经贸委的宋平主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几个外地客商请到了咱们麻川。
  
      客人们本来准备到麻川来办个厂子什么的,后来一看那天墙,全吓得退怯了。
  
      说是光是那道天墙,那昂贵的运输成本就能把他们本来就赢利不多的生意全摧圬了。
  
      而且,货车载重太多十分的不安全,同比地区各个区县的车费价格,麻川翻了一番开车的还不想走天墙。
  
      说是过天墙运的货物少,即便是贵了一些,但他们还是不划算,更可怕的还不在这里。
  
      因为天墙每年都会吞噬掉几十条无辜的生命,钱虽说重要,但跟命相比,还是命来得值钱一些。
  
      最后,还是没能留住人客人。那些客商在翻过天墙后都会心有余悸地站归元县城看着那高耸入云的天墙说道:他娘的,老子再也不想到这鬼地方来了,狗屁地儿!”这时,青山镇书记铁东同志忍不住骂了几句粗话,顿时引得会议室各个常委们哈哈大笑。
  
      “你们别笑,那句话是一个外地客商说的,我只是转述一下。”铁东说完后斜了叶凡一眼,意思不言而喻了。
  
      “呵呵,天墙,的确可怕。我头天来的那天,也是提心吊胆的把车子给开下来的。不过,我也观察过,天车山脉那条路,主要是太窄了一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