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官术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格局

第七百七十九章 格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七百七十九章格局
  
      “荒倒是没什么荒着,估计是产量低得吓人,不会是跟土壤或种田技术,或者跟种子有关吧?”方圆也没弄明白这个问道,眉头皱着,也搞不清这些状况。 飞
  
      “我知道了,明天问问管农业的分管领导,农技方面专家再说了。”叶凡点了点头,说道。
  
      “还有,麻川的领导关系也相当的复杂,以前说鱼阳有四大家族,其实麻川县的复杂一点不输给鱼阳。只是这种复杂'性'又不一样了。
  
      麻川以前是有名的土匪窝子,所以,土匪也形成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家族。
  
      像马胡子镇就是马家人盘踞的地方,以马胡子这个土匪霸头为大当家的马家窝集团。
  
      后来马胡子虽说被消灭了,但大部分的土匪都改善投降了,马胡子镇姓马的基本上都是马家人,也可以说,解放前他们祖辈或多或少的跟土匪有着这样那样的瓜葛。
  
      牛头镇姓孙的相当多,县委组织部长孙明玉的老家就是牛头镇的。不过,听说其父孙国栋部长老早就迁走了,孙明玉他现在就是牛头镇的带头人,在那个镇子威望还是相当的高。
  
      振臂一呼,响应的人绝对一大片。当然,他的威望跟周富德相比又弱了不少,毕竟离开牛头镇相当长时间了,不过,家族观念、土匪那种讲义气势头并没散掉多了。
  
      羊角镇是铁家人天下,县委常委、青山镇党委书记铁东是不是很冲,估计比你当初在林泉镇时表现得更是牛'逼'傲气十倍。此人的的势头跟地区公安局的林天倒是有得一比。
  
      就是因为铁家人在咱们县可不少,他,就是一只青年壮羊,还是属于那种用羊角就能扎死人的狠羊犊子。
  
      县委书记周富德是一个霸主型号的一号人物,以前周家跟马胡子镇的马家就相当的好,估计就是马胡子镇的马家在支持着周富德的。而且,周富德以前的祖上好像就是马胡子家的帐房先生。
  
      除了周富德,还有一个人值得注意点,就是党群书记韦不理,此人是河对岸的壮家族人出身的。
  
      听说此人的老婆阴素素是咱们麻川第一美女,叫什么来着我也不晓得,人也从没见过。
  
      叶先生,别看此人一脸的阴柔随和相,听说其人骨了里并不像他表现看上去的那般秀气,还假装儒生样的假道学。这种人其实比周富德更难缠,藏在暗处,为人方面又难以抓住其软肋,是个够了得上份量的对手。
  
      而且,地区也有领导在支持着他。听说江县长在金桃乡搞的几万亩桃树基地就跟他有关,我一直在怀疑,江县长难道就是他害死的,或者说是'逼'死的,这个目前没有证据。
  
      除了这几个人我打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外其它我了不怎么清楚了,不过请叶先生放心,我会时刻注意的。”方圆给叶凡打着参谋,倒是省去了叶凡相当多的麻烦。
  
      “政法委书记马云钱是个什么样的人?”叶凡问道。
  
      “这个,不清楚。”方圆摇了摇头。
  
      “马云钱,马胡子镇正宗的马家人。这个人不是个东西,人家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人,刚好相反,听说被他糟塌过的外姓人家不少,都是住在马胡子镇的外姓人。而且,就连马家本族人娶的媳'妇'儿也有被他那个了的。一个不折不扣的老畜牲,老混蛋。”车雪莲炖好了蛇肉汤送上来,刚好听见,随口就骂开了。
  
      “是吗?你这有根据没有?而且,为什么没人告他?”叶凡心里一动,装着随意样子问道。
  
      “我就亲身经历过,我刚到这马胡子镇开店,马云钱这老狗时不时会来纠缠一番。
  
      有一次还被他挤进了内屋,幸好我表弟刚到冲了进来,不然……”车雪莲一脸的愤怒,瞅了两人一眼,又说道:“至于说告状,谁敢!前年有个女人的弟弟一直嚷着要到地区,到水州去告他。结果怎么样?
  
      莫名其妙的就死在了天车山下,翻车了!而且,连那女人的丈夫一起翻下车的,一家人现在就剩下孤儿寡'妇'的,可怜得很。
  
      大家都猜测是马云钱干的,不过人家还管着公安,县里周书记宠着他,公安局难道还能真拿他说事儿。
  
      结果自然是交通事故不了了之了。后来,这一带人再没人敢叫嚷着什么了,女人被他欺负了也就忍着,有啥办法。
  
      民不与官斗,何况他还是一只披着人皮的凶残狼官,马家又有一伙混混,平时打架斗殴,谁敢去招惹他们那伙凶人。
  
      打得鼻青脸肿是小事,打断了腿脚是常有的事。而且,人家连医'药'费都不用出,有一次一个人家被打了,去问他们讨'药'费,那些马家土匪怎么说:还想要钱,再来讨的话另一只脚也给一起断了。想问老子要钱,这麻川,还是马家人天下。
  
      马云钱官场上混得香,地下暗的方面又有一伙混子撑着,黑白通吃,谁敢招惹他那是找抽。
  
      就拿他养的那只大花猫来说吧,讨厌得很,经常偷东西吃,可整个马家镇,就没人敢动手整那只猫一回。
  
      有次有个外地青年可能给气极了,因为那只猫抓伤了他女朋友的脸蛋,那年青人随脚抬起踢了那猫一脚,结果还被马云钱支使人给弄进了局子,关了15天,说是虐待动物什么的。
  
      结果,那个外地青年人被马家的混子敲了好几千块才出来了,他女朋友,听说差点被欺负了,最后是吴彤局长看不过去了,出面挡了一回才算保全了那个女子……”
  
      “***!老子太监了他!这个人渣!”嘭地一声,桌子被方圆拍得咔嚓作响,差点散架了。
  
      方圆虽说身体不好,从四段降到了二段,但二段身手也是一狠角'色'。
  
      而且方圆在特勤驻香港分站,什么阴事,狠辣事不敢干。估计杀人的事也没少干,当然,那个都是为了执行任务。
  
      此刻少有的显出一脸的狰狞狠辣劲来,现在身旁的车雪莲,就是方圆的专用品,哪能容得马云钱来'骚'扰。
  
      “雪莲,你放心,如果他再敢来你立即打电话给我,看老子不拔了他这身人皮当鼓敲。”
  
      “冷静点方圆,咱们是党的干部不是土匪。”叶凡喝道,转尔伸指点了点桌子,笑道:“你忘了你是干什么的吗?呵呵!”
  
      “噢!是忘了,呵呵。”方圆那眼闪过一丝阴辣。马云钱既然作了这么多恶事,自然有空子可寻的,方圆作为纪委书记,真要关注着他还怕没机会下手。
  
      车雪莲知趣的放下蛇肉汤出去了。
  
      “她很懂事,呵呵……”叶凡笑道。
  
      “嗯,不然我也不会叫你过来了。对于保密一块我方圆以前呆的部队那个是最注重这个的。”方圆脸上'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看来车雪莲对他的确很好。
  
      “马云钱此人的确可恨,我指名给县公安局的车子他居然厚颜无耻地抢行占了一辆走。而且,连他自己退出来的那辆普桑都不给县公安局。像这种连脸面都不要,一个干部基本道德都不具备的人,他那个屁股能干净吗?既然他要来惹雪莲,咱们就好好地准备一点东西给他放放血。”叶凡干声笑道。
  
      “我知道了,定要一刀见血。”方圆伸指在桌上划了人十字架,意思是送这厮上绞刑架。
  
      “嗯!恶人,自然就要恶惩了,咱们虽说不自诩包青天,但基本的公德道义良心还是应该有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