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官术 > 第七百零七章 常委会上硝烟起

第七百零七章 常委会上硝烟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七百零七章常委会上硝烟起
  
      接着笑道:“不过,咱们县能取得这样喜人的成绩是什么原因呢,想必大家心里也有点数的。www.feisuzw.com 飞
  
      县统计局有个资深的老统计说了,咱们县能出这样的成绩,有八成战果都是林泉经济区的那列火车头的高发展带动出来的。
  
      如果抛开林泉经济区,咱们县其它地方全凑一块,也不过只占了拉动经济增长的二成左右力量。为什么林泉经济区会取得如此骄人战绩?”
  
      说到这里费默呷了一口茶,大有深意地巡了大家一眼,见大家都装着认真倾听样子,心里也明白这些老狐狸在作秀,随即淡淡一笑,说道:“还不是林泉经济区的班子好,而林泉经济区的叶凡同志想必大家更不会陌生了。
  
      省报上都称之为‘亿元镇长’的能人,而且听说他去省委党校培训时省委组织部的宋部长亲自点了将。
  
      这个‘能人’两个字我当然不会'乱'说了,至于为什么我费默称他为能人,这个想必各位在坐的常委心里都有竿称。
  
      《宰相刘罗锅》里的歌儿唱得好——天地之间有竿称,那称坨就是老百姓。这个,我不再啰嗦了。
  
      所以,这个也是我推荐叶凡同志进入县委常委会的理由。如果,做出如此大成绩的同志都不能进入常委会,那以后的同志们是不是会寒心彻骨了。
  
      会认为咱们党选人任人不重视能绩,德能勤绩,德这个东西是属于思想政治表现方面,叶凡同志的表现咱就不想说了。
  
      能跟绩想必在坐的常委们有目共睹,我也不必再啰嗦。接下去说说肖伊林同志,……”
  
      费默推荐了两个人,重头戏是叶凡,另一个就是肖家的肖伊林副县长。而且从该同志是女的那方面去提点了现在国家正在大力提倡提拔女干部什么的。
  
      不过,费默一提出肖伊林时倒是令得贾宝全等人那眼神全隐晦的扫了肖俊臣一眼,心里暗自嘀咕,这费家什么时候居然跟肖家打成一片了。这倒是个重大发现,估计以后县委常委会的格局得发生一些小变化了。
  
      费家跟肖家的组合也可以堪称之为重量级的,肖竣臣作为常务副县长,而且其背后站着一个肖家。
  
      这样的力量组合绝对比以前费默跟周长河搭档实力更为强大,也不得不引起贾宝全暗生警惕。
  
      肖竣臣是常务副县长,除了县里四个正副书记贾宝全、卫初婧、费默、玉雅枝以外在党内排名处于第五位,当之无亏该轮上他发言了。
  
      接着费默话茬,肖竣臣说道:“嗯!叶凡同志的能量刚才费默同志说过了,我也没必要再啰嗦了,这个大家都看得见。
  
      现在林泉大通脉已经接近尾声,那条条敞宽达到12米,丝毫不逊'色'省道的乡镇公路,不要说在咱们鱼阳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令人叹为观之,就是拿到整个墨香市去跟其它县区相比,也是一道不可逾越的政绩。
  
      当然,这个是指在年青一辈人了。而且,这么大的工程弄下来,林泉经济区也不过才欠下几百万的外债。
  
      而且,在大通脉引动下,鬼婴滩工业区得到了很大的促进。以此为经济源头,有力有利高地调动了县里各个地方经济的发展,叶凡的功绩,不可磨灭。所以,我同志费默同志的提议。
  
      肖伊林同志虽说是位女同志,她是从市里下来的。分管的是咱们县工业一块。
  
      大家都知道,咱们鱼阳是个农业大县,人口多底子薄,农民们全靠从山上,田间地头种些稻谷,刨些地瓜过日子。
  
      咱们鱼阳是农业大县没错,可却是一个农业弱县,为什么?听说有的村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
  
      而工业基础更是薄弱,前几年基本上没什么象样的工业厂子。自从肖伊林同志到任后,利用她原先在市里的各方面关系,层层推进,弄钱弄物弄项目。
  
      今年咱们县经济能得到提,工业这一块的快增长功不可没……”
  
      肖竣臣重头戏当然放在了自家的堂妹肖伊林身上,举贤不避亲,扬扬洒洒夸得是口沫横飞,差点把肖伊林讲成了救世祖下凡。一个女神。听得其他常委肚里暗自好笑,都想呕吐了。
  
      “叶凡同志虽说是做出了一些成绩,但年龄的确是太年轻了一些,现在也不过才20吧。如果咱们鱼阳推荐他入常,怕不是要引起市里一些领导看法,有点视国家的选拔人才为儿戏了。”政法委书记王昌然听说调市里还是贾宝全帮了大忙的。
  
      所以,这厮在临走前也决定铁心支持贾宝全一把。也就顾不得得罪叶凡了,再说以后自己去市里了,即便叶凡想忌恨也管不了自己。何况自己这次去还小提了一级。
  
      “老王讲得没错!一个'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让他入常,那是天大的笑话。
  
      咱们南福省有这样的先例吗?而且刚才老王讲的还有点出入,不是20岁,按我国的周岁计算,不过19周岁。
  
      当然,算大点虚岁计才能到20岁了。虽说此人也有点小手段,但不堪大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