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官术 > 第二百零七章 妖棍范刚捉奸记

第二百零七章 妖棍范刚捉奸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百零七章妖棍范刚捉'奸'记
  
      这种红头狼猪听说是狼王与山猪王'乱'交的杂种,'性'情极为凶残。www.feisuzw.com 飞狠厉似狼,力度如猪,尖利如金钢钻的猪牙'露'出长达5厘米。
  
      一口下去准咬断人脖子,两凶物融合在一起的优良品种,极少见,如果有幸见到的话单身的你就等着被它咬噬成碎片作下酒菜!
  
      范刚可也是一个‘狠辣’级人物,虽说未及防备之下赤手空拳与这狼猪像热恋情人一般紧紧地贴拥在了一起。
  
      身上布衣瞬间就被这狼猪咬抓撕而裂。胸前也是顿然咋现几条深深血槽,犹如在胸前披了一红'乱'横线划的肚兜。
  
      但范刚这一个小大老爷们也不甘心连女人的山洞子都未探钻过,就那般子英勇就义于狼猪的'淫'蹄浪威下。
  
      于是‘喳’地猛吼一声,双手像一只大号老虎钳一般狠狠地箍住了狼猪的粗糙脖子,身子干脆紧贴狼猪肚皮,几乎与那狼猪融为了一体。
  
      该一向蛮横惯了的狼猪王也绝没想到会遇上范刚这一号狠人,四只钢爪子样长猪蹄子一直在范刚的背上抓撕着。
  
      范刚可不敢松手,如果一松手狼猪的嘴就会致命地咬断自已的脖子。
  
      可不松手,手就无法解放出来砸击狼猪,如果任由狼猪在自已背上抓扯,估计用不了多久自已的背也会成一血淋淋的烂肉片。于是干脆也发狠地张嘴猛地咬向了狼猪的下腭脖子处。
  
      不过!
  
      狼猪的下腭脖子处虽说是它身上较脆弱的地方,但也是皮糙肉厚如薄铁皮。
  
      范刚的牙齿又不是钢牙?咋能咬破它的硬韧实粗糙厚皮?不过范刚也只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这条路子了。
  
      所以它是拚了命,红了眼,发着狠,一次不行再来第二次,直咬了个昏天暗地,日月无光,眼冒金星终于咬破了狼猪的喉管外皮,一股腥臭的狼猪'骚'血味呛得范刚差点当场就‘隔屁’了。
  
      但他忍着背上的剧痛死不松口,嘴里如一根强力吸管在拚命吸着那臭烘烘的'骚'血,也不知吸了多久,范刚也麻木了,连背上的剧痛都感觉不到了。
  
      狼猪最后居然因为失血过多‘挂了’,而范刚也是奄奄一息,肚里腥'骚'猪血灌了足有一水桶。
  
      '迷''迷'糊糊看见赶来救他的已经泪下如雨的姐姐菜西施范春香时还睁开眼笑了笑说道:
  
      “今天这头狼猪就不用扛到林泉镇上去卖了,全寨子人来一个猪肉炖粉条,那味儿肯定香。”
  
      石坪寨人可都说范刚这娃仗义、大方。这一头狼猪扛上鱼阳县酒楼的话至少也得卖个上千块,这狗娃拚了'性'命换来的却便宜了全寨子人开了一顿洋晕。
  
      当然粉条是没有石坪寨人最后炖的是地瓜扣,噢!现在叫啥‘金丝扣’的就是它了。
  
      淡黄灿灿的亮晶晶的,味道还特别的鲜美,有机会大伙可以到鱼阳县来尝尝。
  
      一个年仅才12岁的瘦少年咬死了二百多斤重的凶残红头狼猪,就是长得牛高马大的成年人都不敢想此犯'骚'子事。
  
      这事儿也的确惊人,从此后‘妖棍’的美名就这样冠在了范刚的头上,范刚听了不但不生气,反而略显得瑟‘呵呵’憨憨笑着戏侃道:
  
      “妖棍总算是比凡人厉害,老子不高兴了兴许还吞人啃人成妖精呢!”
  
      所以这次马盖天村长被捉个正时条件反'射'般地'摸'了'摸'自已那厚敦敦粗脖子,如果真不给范刚面子的话首先得想想自已的脖子,是否能比那狼猪的粗糙铁皮脖子还要厚实。
  
      最终范刚这牲口免费看了一场活'色'生鲜的极度黄'色'肉搏大战后,拿着村长的担保书屁颠屁颠的跑到信用社,终于贷了几千块钱入学有望了。
  
      每当看见信用社时范刚都会想起二贵子媳'妇'儿翠莲那肥得如猪,大如石磨的沙发样软乎乎屁股,其间还夹有一根细长的火'色'皱巴巴辣肠正在进进出出的推磨。
  
      因为当时马村长进入的方式较前卫,估计也是从a片叫啥麻木铃子的倭国'骚'妞处学来的鸡'奸'式。
  
      但范刚可以指天发誓证明,那绝对不是玩后庭花,因为马村长还没修练到那种崇高的'性'烧友境界。前面的山洞虽说松垮垮的,但总算是正宗的,图个干净省力。
  
      “看来那个妖棍范刚其人挺逗的。”齐天呵呵扣得直乐呵。
  
      “当然,太有鬼才了。”卢伟也是直点头佩服不已。
  
      “那是!”叶凡哼道。
  
      当时范刚望着那根从翠莲身体内抽出的细长话儿时随即开口讥讽着马村长,说道:“不咋的!牛高马大的一爷们还不如老子这瘦猴子的妖棍子粗犷呢!”
  
      气得马村长当时就有一种叫范刚当场拔出**一较长短、粗细的强烈冲动。
  
      不过!最终想了想,就怕范刚这个妖棍如果一时收手不及,见到翠莲的肥嫩屁股此牲口突然发春起来,想玩一玩那'骚'洞子那自已不就只有干瞪眼的份头啦,亏大发了,不合算!最终差点郁闷而亡。
  
      其实当时范刚一点那种打秋风,抽冷子钻山洞的风流想法都没有,虽说裤裆下已经是帐蓬高支。
  
      但要他这童子鸡的那根连山洞都未打钻过的辣肠,直接扎进翠莲那破石磨坊间玩个嫩羊推磨,他可也是不甘心的。
  
      要推磨至少也得把自已的第一次粉子撒在高情人的磨坊里才对得起自已,所以是马盖天村长是想歪了,有些多心了。
  
      对于翠莲的那个烂'骚'洞,范刚是不屑为之的,人家是大专生嘛,在石坪寨算是一饱学之士了,跟古代的秀才差不多了。
  
      “大哥,其它都没什么,就是你说的那个春香酒楼的女老板的弟弟范刚12岁咬死二百多斤的野猪,还叫什么红头狼猪这一点我可是有些不信。
  
      那红头狼猪'性'情多烈,不要说他一个12岁的孩子,就是成年人遇上它估计都只剩下逃命的份头了。”卢伟真有些不信,齐天也不信的直摇头,显然有些认为大哥叶凡同志是虚吹牛皮了。
  
      “呵呵……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范刚其实就是天水坝子李炎亭老爷子的亲传弟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