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想当曲爹的我被迫营业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媳妇唱歌.

第二百五十八章 媳妇唱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酷玩乐队,作为前世英式摇滚的的代表,
  
  摇滚中无敌中的无敌存在,
  
  他们的地位显而易见。
  
  而作为他们代表作之一的《yellow》,无疑是震撼的。
  
  男团的舞蹈,男团的唱跳,看得太多了。
  
  纯音乐的表演。
  
  几个人轮流站位走动的《yellow》,无疑是一场盛宴。
  
  视听盛宴。
  
  “yourskin......”
  
  这是憨华。
  
  “ohyeahyourskinandbones......”
  
  这是于舒。
  
  “doyouknow?”
  
  这是曹云。
  
  “youknowiloveyouso
  
  youknowiloveyouso......”
  
  合唱......
  
  灯光下,几个人的身影笔直。
  
  熠熠生辉。
  
  完全不同的层次。
  
  这是和这场节目之前所有表演都不一样的表现。
  
  对于组合,对于歌手,甚至演员。
  
  长得好是优势。
  
  但不是本质。
  
  对于这些人来说,本质从始至终,就只有作品。
  
  也只有作品,才是他们立得住的根本。
  
  特别是在华星,也是大多人真正认可你的唯一指标。
  
  《yellow》可以吗?
  
  无疑是可以的。
  
  不知多少观众,一瞬间失神之后,就又是恍然。
  
  哦,苏老师,果然还是那个苏老师啊。
  
  不会让人失望的苏老师。
  
  他出马之后,大家只要默默等他表演,等着享受就行了。
  
  嗯,观众已经开始享受起来了。
  
  安安静静的听着歌。
  
  闭着眼睛听着歌。
  
  而台上的人在发光发紫。
  
  在华韵眼中,她身旁的苏木何尝不是在发光呢?
  
  华韵她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有歌手梦想的。
  
  她也想像那群追梦人儿一样,站到台上发光的。
  
  她愣神盯着苏木好一会儿,轻轻靠在苏木胸前,静静地冒出来了一句:“木木,我也想唱歌......”
  
  “好呀。”苏木挑着华韵好闻又华顺的头发,“我给你歌呀。”
  
  “真的吗?”华韵一下撑着苏木的胸起来,盯着苏木,眼睛都在布林布林的放光。
  
  “当然。”
  
  给自己媳妇歌,那是事儿吗?
  
  完全不算事儿?
  
  “可我一个人,不敢上场哎.......”
  
  苏木看着自家语气有些嗔嗔的媳妇,吧唧一口,亲了一下她嘴巴,然后笑着道:“没事儿,我陪你,咱们一起唱,一起发歌。”
  
  “真的吗!”
  
  华韵抿了一下唇。
  
  苏木点头。
  
  吧唧,华韵一下亲回来了嘛。
  
  苏木眨巴一下眼,突然有些不怀好意的靠近了媳妇,又在她耳边轻轻吐着气,“那咱们今天晚上回家......”
  
  “臭流氓......”说着,华韵又别过脸,咬了苏木一口,这次咬得比较轻。
  
  “嘿嘿。”
  
  苏木搂过华韵,嘿嘿的笑。
  
  抱着软乎乎的身子,华韵也没有一点挣扎,只是视线重新回答电视屏幕上,轻轻的道:“木木,我弟成熟了一点哎......”
  
  苏木点头,感慨:“确实,台风都成熟了不少,在舞台上愈发的有魅力了。”
  
  说着,话音一转。
  
  “不过,我相信我们媳妇在舞台上更有魅力。”
  
  人生嘛,总归要学会哄老婆。
  
  被人夸,还是自己爱的人夸,怎么可能不开心?
  
  渣男之所以渣,除了帅,不就那张腻歪得慌的嘴吗。
  
  当然,关于自己五音不全的事儿,华韵选择性的遗忘了。
  
  以前只是状态不好,压力太大了而已。
  
  谁五音不全?不,她长得这么美,不可能五音不全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五音不全的。
  
  ......
  
  当然,不只是现场的苏木华韵以及观众,对舞台有所反应。
  
  网上实时观看直播的观众也反应。
  
  朴泰桓,就是韩州一个普通的喷子青年。
  
  他今天看了一下节目。
  
  云州的,欧州的,他们韩州的,他都看了。
  
  云欧什么玩意儿?
  
  就这节目也敢班门弄斧?
  
  云州是一档打歌节目。
  
  他们韩州也是一档打歌节目。
  
  可你看,他们韩州的组合团体是怎样的,再看云州的是个什么样。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云州打歌这质量......朴泰桓本能的无视了《音乐银行》里的那些质量在线的solo曲。
  
  “云州的网友,不知道还在网上逼逼赖赖扯这么多干嘛。”
  
  朴泰桓撇嘴,“真是一群杠精。”
  
  边说着,他还在疯狂的敲击着键盘,反驳着与他看法意见不同的任何发言。
  
  当然,他电视上,投屏的是《音乐银行》。
  
  他要边看节目边敲击键盘喷。
  
  “这是什么歌?编曲不认识五线谱吧!”
  
  “这个团,真是什么歪瓜裂枣也往里边塞。快下场吧。”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建议云州这些搞综艺的,来我们韩州学学吧,我们又不收你们钱。”
  
  “这首solo曲,还行吧,一般般的水平,赶我们韩州的水平还是差不少。”
  
  “又要开始下一首了,这首是最后的了吧?终于要结束这场折磨了,《yellow》?黄色?这歌名是啥?”
  
  伴奏响起。
  
  朴泰桓敲击键盘的速度停了一下。
  
  很快,憨华的第一句声音传了出来。
  
  “......”
  
  “一般嘛。”
  
  朴泰桓死鸭子嘴硬。
  
  歌曲进入副歌。
  
  朴泰桓默默地放下了键盘。
  
  “正常水平正常水平。”
  
  音乐愈发推进,继续播放。
  
  “.......”
  
  “我们韩州的,吴曲爹也可以很快的写出这样的歌。”
  
  朴泰桓还是嘴巴犟。
  
  这什么歌嘛,他们韩州随便来个歌王不就能做得出来。
  
  包括韩州绝大部分人,都是不讲武德的。
  
  一首歌而已,它们会认吗?
  
  不会。
  
  于是,网上的骂战,愈演愈热。
  
  吵得不行。
  
  在苏木的歌曲压轴下,云州网友说话也有了底气。
  
  欧州的网友因为已经合州一年了,那当然是向着云州说话,当然大多还是明哲保身,在旁边看戏。
  
  吵闹间。
  
  第一期的节目就落下帷幕了。
  
  苏木和华韵也回家了。
  
  ......
  
  昨天晚上经过不可说的很多字后。
  
  已经就第二天了。
  
  苏木和华韵一起去上班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