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想当曲爹的我被迫营业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有一个梦想!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有一个梦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豪迈,雄厚,充满魅力!
  
  那声音经过话筒,通过音响传了出来!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那人就只是站在那里,那声音就那么平淡的传了出来。
  
  上句写大河之来,势不可挡!
  
  下句写大河之去,势不可回!
  
  一涨一消,仿佛构成舒卷往复的咏叹味!
  
  嗡!
  
  那瞬间!
  
  仿佛彻底让其他所有人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了,苏木他那道年轻的身影,突的让不少人似乎感觉像一座大山压在他们头顶和胸口一般!
  
  这是足足二十几个参赛选手啊!其他所有参赛选手中也不乏一些名家和大师啊,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是怂人,没有一个是软柿子,然而现在竟出现了这么一幕!
  
  竟出现了一个别说云州范围内端午诗会大赛了,就是云州各市楹联诗会大赛甚至在学生诗会大赛,都从未出现的一幅画面!这么多的大佬进入到吟诗环节后......
  
  居然从头至尾愣是一道题都插不上话!
  
  所有的诗全让一人给做了!
  
  而且作得那叫一个绝!
  
  简直天衣无缝!无懈可击!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炸裂!
  
  只有一个炸字了得啊!
  
  现场包括网上,此刻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在等待着什么......
  
  来了!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两组排比长句,如挟天风海雨向读者直接迎面扑来!
  
  噼里啪啦!
  
  这一刻是来自诗句的洗涤!
  
  啊啊啊啊!
  
  这是怎样的开篇!这到底是什么啊!
  
  钱老彻底抓狂了!
  
  今晚那无数的诗句无时无刻的在耳边回荡!
  
  这......悲叹人生苦短,而又不直言,却说“高堂明镜悲白发”,一种搔首顾影、徒呼奈何的神态宛如画出。将人生由青春到老的全过程说成“朝”“暮”之事,把原本就短暂的说得更为短暂,与前两句把原本壮阔的说得更为壮阔......
  
  可谓悲感至极,却又不堕纤弱!
  
  这......是巨人式的感伤!
  
  那惊心动魄的艺术力量透过大家的耳朵,在所有人的心中肆虐!
  
  这股气势......所谓大开大阖者,此当为大开典范!
  
  还没完!还没完!
  
  人生得意须尽欢!
  
  天生我材必有用!
  
  径须沽取对君酌!
  
  会须一饮三百杯!
  
  钱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痛快!”
  
  钱夫子一饮而尽!
  
  撕撕撕!
  
  钱老这下彻底没了作为文坛大佬的淡定!一颗心此刻被那一句句诗,撕得七零八碎!
  
  “痛快啊!好一句人生得意须尽欢,好一个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三字钱夫子,流传n辈子!
  
  当苏木最后一个音的落下......现场已彻底是一片狼藉。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啸傲凌沧洲!
  
  杀疯了!这是真杀疯了!
  
  没有友军,没有敌军!
  
  今晚只有诗,今晚只有苏木!
  
  这是属于他的诗会!独属于他的!
  
  今晚他,惊了天地,泣了鬼神!
  
  台上的钱老完全不知道矜持是为何物,他竭尽自己全力的开始坚定不移的迈入木吹行列:“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我愿称他为近十年......不,近百年来,第一乐府诗!光看一词,无敌云州!”
  
  看着那无比年轻的身影,钱老越说越恍惚,“所谓读苏诗者于雄快之中,得其深远宕逸之神,才是谪仙人面目,此篇.....足以当之啊!”
  
  他旁边的那个秃头小老头,也彻底被砸失了分寸:“好一个人生得意须尽欢,好一个天生我材必有用,诗深沉浑厚,气象不凡。情极悲愤狂放,语极豪纵沉着,大起大落,奔放跌宕。诗句也是长短不一,参差错综;节奏快慢多变,一泻千里......老钱评价有偏颇,这首乐府诗,堪称屹立华星之巅!”
  
  没谁了。
  
  彻底没谁了!
  
  无敌云州,无敌华星!
  
  两个大佬的评价像是点醒了被一波一波诗句袭击的人群!
  
  顿时台下爆发热烈的掌声!
  
  “写得好啊,苏老师写得好啊!”
  
  “精彩!太特么精彩了!”
  
  “太过瘾了!从没这么过瘾的听过诗啊!”
  
  “你大爷啊!谁你妈说苏老师不会写诗的?之前谁说的?刚才谁说的啊?你们出来啊!”
  
  “好家伙,你管人家这个造诣叫做不太行?几个菜啊,醉成这样!”
  
  “泻药,已跪,再也无法站起,以后我就是苏老师一辈子的诗粉了,他真的......太特么流弊了啊!还有,之前是余不淼在逼逼赖赖吗?还活着吗?请吱个声!”
  
  “这余不淼今天估计的哭了!这一脚干到硬钢板上了。”
  
  “妈的,这孙子!亏我之前以为他作诗水平高,还信了他的鬼话,认为苏老师真不会写诗呢。来来来,你来告诉我,你这特么叫不会写诗?我可拉倒你奶奶的大鸡腿的。”
  
  .......
  
  视线回到台上,念完诗,苏木就直接席地而坐,酒已经上心头的他,就静静地坐在哪儿,把手一挥:“酒来!”
  
  闻言,台上的那些文坛有造诣的大拿们,此刻突然变得不像他们自己,一个个养尊处优惯了的他们,这时却争相恐后的想拿酒跑过去。
  
  可被制止了,包括钱老在内都被制止了。
  
  还有一个环节,还有一个最后的念提前准备好的诗的环节。
  
  这算临时作得诗的都是这般存在了,那提前准备的____
  
  阳导此刻在后台,生怕台上的苏老师睡着了。
  
  于是他赶紧的在耳返里call了一下台上的主持人。
  
  没有必要再让大家出题了,也没有必要按着死板的规矩走了。
  
  他是导演,他也是观众,他此时最懂观众们想什么了。
  
  来个结尾,这高潮一过,必须得要一个结尾才算完整。
  
  而今晚的结尾,那必然是需要交给苏老师来完结。
  
  所以,在他对着耳返吩咐之后,那个女主持人脸色都有些潮红的望着坐在她不远处地上,抱着个青花瓶咕噜咕噜看起来摇摇晃晃,可可爱爱的苏老师,快速的总结了几句:“......下面,就该是我们今晚诗会的最后一个环节了,诵诗,相信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我们请今晚毫无疑问的第一位老师,苏老师带来他的佳作。”
  
  “咦?你在喊我呀!”
  
  苏木摇头晃脑,半眯着眼睛,语气有些憨憨的扭过头,看着不远处的女主持人。
  
  那主持人一瞬,想被什么击中,心都快化了。
  
  呀呀呀!
  
  这种样子的苏老师......也太q了吧!
  
  好想把他带回家!
  
  当然,此刻全场n个机位,几乎n个机位都对着苏木的,所以苏木这表情,这泛红脸可以透过直播,透过屏幕,让所有现场的和网络上的人看见。
  
  “哗啦。”
  
  心融了一地!
  
  其中包括华韵的,她看着四周,和台上的主持人她们的表情,突然一股紧迫感从内心涌动出来。
  
  不行不行。
  
  她这段时间忙工作,都多久没和苏老师独处了?
  
  甚至他们连关系都还没有说明白,这怎么能行!
  
  她有些做贼似的小幅度的扭动了一下脑袋,偷偷摸摸的拿出了手机,拨打道:“喂,是我,华韵,今天晚上酒店的顶楼收拾好......嗯,多备一点酒,还有安排司机到云州大礼堂接我......不要那辆,要一辆私密性极高的保姆车,对,速度快一点......好。”
  
  挂断电话。
  
  华韵悄咪咪的又扫了台上的某个坐在地上的人影一眼____
  
  嗯,司马昭之心,一览无遗。
  
  而舞台上,女主持是专业的,她很快就忍住了内心的悸动,轻笑道:“是呀,苏老师,该您诵您提前准备好的诗了。”
  
  “哦。”
  
  苏木踉跄的爬起身,视线不经意间扫到了现在正在疯狂边缘ob的余不淼一眼。
  
  “我讨厌你,我压根不想参加这个什么诗会的,你非得逼我上来,还说我不会写诗......对,我是不会写,可我朗诵很在行的!你不要一天瞧不起人!”
  
  “......”
  
  余不淼反驳的话都没有。
  
  反驳啥?
  
  他刚才说他不会写诗了?压根都没想参加诗会?还是逼着他迫不得已了他才来的?余不淼虽然听了这番话想要骂娘,可他忍住了,全当没听见。
  
  而一旁的一些选手内心有些很卧槽。
  
  你不会写诗?你不会写你个三舅姥姥啊!
  
  你把这个要还叫不会写诗!
  
  那天底下还有几个人会写诗了啊?
  
  看着站起来的苏木。
  
  下面此刻突然有点乱。
  
  场面已经有点热烈得几近失控的感觉!
  
  在聚光灯下,苏木又晃到了舞台中央,酒劲已经涌上心头,念诗其实就如唱歌,越念兴致越高。
  
  给诗会准备的诗?
  
  苏木当然不必准备,他也没有准备的必要,脑子里可以一首一首的蹦出来!
  
  当然,在之前在微博放话后,苏木其实已经就在想自己该拿出哪一首来,但并没有决定,也并没有准备用这首,为什么?因为这首太狠了!经典到在苏木那个世界只要有人提及诗词横行的唐朝,十个人里有九个人都会想到这一首!这首诗,从唐到现代,无数文人雅士为他倾倒!没有任何一个人,就只用一首诗可以达到那般的评价!
  
  孤篇压全唐!
  
  它当之无愧!
  
  苏木之前真是不想选它的,他还想留一点余诗,想着以后可能会用上,但今天他喝了酒果不其然又上头了,当然是不准备保留了!
  
  下面有人提心吊胆,不是怕他苏老师写不出诗,而是看着他飘飘忽忽的身子,有些担心,害怕人一下就倒地上了。
  
  老李急道:“咱们小苏,还行吗?”
  
  赵老也是担忧道:“应该没事儿吧?这样,你赶紧叫人把醒酒的,还有送人的车备好。”
  
  “......”
  
  不顾所有人的议论,一摸话筒,还是那光,还是那个舞台,苏木一手撑着舞台,一手拿着就被,仰着坐在地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