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想当曲爹的我被迫营业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赵老:余不淼?他师傅是我爷爷孙子!

第一百六十八章 赵老:余不淼?他师傅是我爷爷孙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炸了!
  
  都炸了!
  
  网上更是爆了!
  
  “好诗!”
  
  “我滴个脑子,我人傻了!直接给我人听傻了啊!”
  
  “风急天高猿啸哀......我去,阿木木这人脑袋怎么感觉跟大家的,长得不太一样啊!”
  
  “我是语文老师,太牛逼了,这首诗牛逼炸了,诗词鉴赏,我一定要将这首诗做成诗词鉴赏题给我们班孩子做!”
  
  有些诗词爱好者,猛的拍了一下大腿,更是不分场合的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
  
  作为苏木的对手,这诗甚至让余不淼张开了嘴都不自知,完全抛下了他这场斗诗的,惊为天人!
  
  一个沉浸诗海多年的吃瓜网友此刻都不禁脸都拧成一团,惊呼道:“这么好的诗!这叫阿木木的老师,真花了半个小时就做出来了?我滴乖乖啊,我滴神啊,我滴三清老爷啊,我滴二郎神啊!”他此时语言系统都给整紊乱了,“写月词写出《水调歌头》!写小说来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和别人diss,半个小时搞出一首这《登高》......这水平,这素养,这阿木木脑袋是特么怎么长得啊!”
  
  绝了!
  
  不开玩笑,此时在关注这场斗诗的,都暂时已经没有心情关注谁赢谁输了,因为没必要了,华星还存在谁特么敢说能稳赢这首诗啊!
  
  别逗了!
  
  这首词好在哪里?很多外行可能说不出门道,但他们透过这种级别诗一下勾勒出的意境,和那言藻,都知道肯定是好的。
  
  当然,那个群聊专业的诗人们,两个副会长这些人可太清楚这首诗到底是个什么境界了,太绝了,这写得太绝了!好比画家的写意,只宜传神会意,让读者用想象补充,用简简单单的四联,道尽了诗中人的一生,由从一生,勾勒出了从白发日多,护病断饮,归结到时世艰难是潦倒不堪的根源,一个忧国伤时的诗中人形象,跃然张上!
  
  学过诗词的都知道,律诗是一种非常难写的诗体,而七律则是律诗的一种。其格律严密,要求篇幅固定,由八句组成,每句七个字,每两句为一联......规矩太多,束缚太多,让人难以开展。
  
  而阿木木这首《登高》......
  
  风急天高!无边落木!万里悲秋!
  
  简直句句都是经典,句句都挂着韵律,有些诗句甚至要反复咀嚼很多遍才能理解其构造深刻的意境!原本极其难写得律诗在阿木木笔下仿佛活了过来!
  
  比如,首联中“风急天高”与“渚清沙白”,“猿啸”与“鸟飞”。中间两联是标准的对仗句,尾联中“艰难”对“潦倒”句式工整也是对仗,因此《登高》一诗,竟四联皆对仗!
  
  加上通常情况下,为了格律对仗工整,诗意往往会被限制,这仿佛无法避免......
  
  可阿木木绝就绝在这里了,《登高》也恐怖在这儿!一诗一出,丝毫没有诗意被限制的感觉,全诗浑然天成!
  
  简直是字字啼血,声声哀鸣!
  
  那诗中构造的年轻时候受到挫折还充满希望,而到暮年失业依旧失败的绝望诗中人形象活灵活现,仿佛写尽了一个人的一生......
  
  群里的一众大家们,已经都彻底震得说不出来话了!
  
  阿木木?
  
  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大家对他之前的映像还停留在,这人代表他们云州拿出了一首登顶月词的《水调歌头》,都知道这是他们诗坛词坛未来的新星之一,直到他算厉害,可现在......怎么能这么厉害啊!
  
  过了有一会儿,刚刚的唐副会长中午忍不住了,
  
  “《登高》一诗,情感悲哀,眼界高远,纵古观今没有一首诗可以因为格律而伟大,它做到了,阿木木做到了,此诗一出,可冠......古今七律第一。”
  
  一言定下。
  
  群聊一片哗然!
  
  有人想反驳,可却感觉很无力,这是留给他半个小时作的诗?光是这么一手!这里就没有一个人觉得自己可以做到的!更何况是写出了这么一首惊天动地的诗词!
  
  另一个副会长,惊喜和复杂的情绪交替,也失神了半天,才也在群里发言道:“好一个《登高》,好一个阿木木啊!云州诗词后继有人!联系他,让他赶紧加入协会,云州诗词坛未来就靠他接班了。”
  
  两位大佬级人物的发言,让整个群聊的人明白,云州诗词......彻底变天了!不止,华星诗词......狠人要来了!
  
  短短几分钟,之前跟着余不淼逼逼赖赖的人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不敢吭声了,面对这般惊天地泣鬼神的诗都不吭声了,此刻评论几乎一边倒!
  
  “阿木木:我写第一首词,就叫《水调歌头》,我写第一首诗叫《登高》,余老前辈,我说你不会写诗,不过分吧?
  
  余不淼:......滚!”
  
  “哈哈哈,人才!好爽,我好爽啊,余不淼这粪球终于撞到铁板了!”
  
  “狗木,干得漂亮啊!你瞎定规则?你乱蹭热度?看我一首《登高》皆可破之!”
  
  “阿木木,牛逼!”
  
  “阿木木,牛逼!”
  
  “阿木木,牛逼!”
  
  “......”
  
  一声声牛逼齐刷刷的刷了起来,让人不禁感叹,人类的本质,竟真是复读机!
  
  然后,终于从失掉七魂六魄状态中缓过来的余不淼,看着那诗,看着那评论,顿时欲哭无泪,这闹哪样,我不是最开始喷的苏木吗,你这货凑什么热闹啊喂!
  
  他对这首诗服了,对阿木木也服了,人家目前诗词方面,两个作品,一首《水调歌头》,一首《登高》,自己不服能怎么办?
  
  这人是真写不过啊!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怂了,这人怼不过,他换一个找回面子呗。
  
  回归事情本质,他找苏木麻烦总可以了吧,人本职是写歌的,代表作也就《抉择》,这自己总不能干不过吧。
  
  他闭关一年也不止一首诗的,虽然其他诗都不如今天这首,但压住这个叫苏木的,那也是信手拈来吧。
  
  想到这儿,余不淼很直接,反正斗诗也没说输了怎么样,他干脆无视了阿木木那个变态,直接在微博@了苏木,发表道:“年轻人,我知道你很不服气,你觉得我说你准备很久的诗写得差,肯定不服气,我也给你机会,5月中旬,是我们云州的诗会,想证明自己就参加,到时咱们不在网上,在现实中,论个高低,当然,你不敢我也理解,你这种半路出家的,本质还是作曲的,肯定对自己也很有认知,知道自己上台会丢脸,所以我还有一个选择给你,你道个歉,这事儿咱也算告一段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