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乡村少年 > 第二千九百一十五章 见过甄诚吗?

第二千九百一十五章 见过甄诚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x();    金叟的洞府之中,水童和木瓜满脸通红的站立着。※%頂※%点※%小※%说,

    “大哥,我们真没看错,就在南城外象湖的边上,我们看到冠依晨跟那个奇丑的中年甄诚亲密的在一起!指不定,是火花和土鳖弄错了,也不一定呢!”

    回到洞府之后,金叟就面对着墙壁端坐着,对身后的水童和木瓜不理不睬。

    水童和木瓜很是郁闷,很不服。因为甄诚的洞府之中,冠依晨举手投足之间,都很淡定,没有丝毫的做作和慌乱。

    金叟与魔王商谈事情的时候,水童和木瓜还找机会跟冠依晨攀谈了一番。让水童和木瓜抓狂的是,冠依晨居然还承认自己曾经去过象湖边。

    只是,水童和木瓜谈到那奇丑的中年甄诚时,冠依晨却满脸的迷惘,很是不解的看着水童和木瓜,闭口不答。

    “现在争论这些,都没有意义!既然可以有两个长相迥异的甄诚,那为什么不可以有两个相貌和名字都相同的冠依晨呢?”

    “对呀!我们怎么没想到!”听到金叟的提醒,木瓜恍然大悟,大手拍了一下额头说道,“指不定,我们南城外遇见的那个冠依晨是假冒的!”

    “我还是觉得甄诚洞府里那个冠依晨是真的!”

    “我不赞同!甄诚洞府里那个冠依晨,举手投足都透着风骚,肯定是真的!南城外那个,到还恬静一些!”

    “风骚不风骚,不是用眼睛看的!白痴!”

    “你怎么骂人,你才是大白痴,居然不辨真假!”

    “好了!”

    水童和木瓜争论的面红耳赤,相互诋毁和攻讦,金叟冷哼一声,打断两人的争吵。

    “一个女人,是真是假,有什么打紧!你们两人的脑子,能不能正常一些?昨天夜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难道你们就没把这两个甄诚和冠依晨联系在一起考虑吗?”

    “大哥的意思是,两个甄诚可能是同一人?”水童反应迅速,眼神一亮,大声说道,“我知道了,大哥的意思是说,从昨夜偷袭我们之人的修为来看,应该是学院这个甄诚!只不过,这个甄诚,不敢明目张胆的偷袭我们,所以才易容成奇丑的甄诚!”

    “什么玩意啊!乱套了!”木瓜瓮声瓮气的大声嚷嚷道,“一会儿这个甄诚,一会儿又那个的,你到底说的是什么东西!”

    “的确可能!”金叟转过身,点头示意木瓜不要吵,神色严肃的说道,“从昨天到今天早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的确有些乱!你们两人坐下,我们兄弟三人,一起把事情梳理一下,这样也好采取下一步的行动!魔王大军还没进攻,我们就乱得一团糟,如果现在开战,那我们必败无疑!丹帝信任我,让我召集众人抵挡魔王大军,我金叟就是粉身碎骨,也要把这件事办好!”

    “我们听大哥的!大哥说怎么样做,我们就怎么样做!”

    金叟神色严肃,水童和木瓜连忙按照金叟的吩咐坐下,收敛身心,耐心的听金叟分析所有事情。

    “冠依晨肯定有问题!”金叟沉吟片刻,肯定决绝的说道,“你们两人看到的冠依晨,与火花、土鳖看到的冠依晨肯定是两个人!让我很是不解的是,学院这个甄诚似乎知道整件事,但他却没有向我澄清的意思!”

    “那甄诚呢?”

    “甄诚也有问题!而且问题还很大!”金叟神色严肃的说道,“你们想想看,如果冠依晨现在依然是特使的身份,跟冠依晨走的近的男人,是不是能得到点儿好处?”

    “那肯定的!”水童和木瓜对视一眼,点头称是。不用说别人,自己兄弟四人,不就因为金叟是特使,如今可以趾高气昂的在南城行走吗?好处那就更不用说了,当其他元婴期老祖为破婴丹短缺发愁的时候,水童、木瓜等四人却可以安心的修炼。“如果吴昕在,那就好了!那丫头机灵,肯定能分辨出甄诚到底哪里有问题!”

    提到吴昕,金叟的神色也有些黯然,但转瞬即逝。

    “吴昕肯定没事,只是不知道她现在跑到哪里去了!我们先说甄诚的问题!”

    水童瞪了木瓜一眼,训斥一句,然后凝视着金叟说道,“大哥今天去甄诚的洞府,肯定就是为了验证这件事,结果如何?”

    “我把破婴丹丹方给甄诚了!”金叟得意的微微一笑,你们猜猜看,如果真的甄诚,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破婴丹丹方?!”水童瞬间愣住了,“大哥怎么会有破婴丹的丹方?

    五人当中,火花是火系灵根,也是炼丹的大行家。虽然还没有晋升到丹皇的级别,但已经达到了丹王的级别。如果金叟有破婴丹的丹方,那为什么不给自家兄弟呢?

    “先回答我的问题!”金叟没有直接回答水童的疑问,微笑着催促。

    “换成是我,肯定开心的蹦起来!会炼制破婴丹,那可就是丹帝的心腹了!如果在丹塔,那可就是丹帝的弟子了!”

    水童还没来得及说话,木瓜就抢着回答。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然后呢?”金叟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如果我把破婴丹的玉珏放在你们的额头上,你们会怎么样?”

    “肯定摒除杂念,小心谨慎的记住丹方了!”这一次,水童抢先开口,没有给木瓜回答的机会。

    “学院这个甄诚,在我说要传授他破婴丹丹方的时候,他显得很为难,或者说很不情愿!当我把玉珏放在他额头上的时候,他并没有全神贯注!”

    “大哥真的把破婴丹的丹方给甄诚了?”水童不依不饶,继续追问。

    “我可没有破婴丹的丹方!”金叟满脸的得意,只是眉宇之间,却充满了忧虑,“这也是我怀疑两个甄诚是一个人的原因!”

    “假的破婴丹丹方?”水童和木瓜面面相觑,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明白。

    “学院这个甄诚,十有七八是假的!”金叟没有把话说满,但金叟坚信,自己说的,已经很接近事情真相了。只是,在没弄明白这个甄诚来历之前,金叟不能轻举妄动。

    “我的天!”水童和木瓜听到金叟的结论,瞬间张大了嘴巴。“这个人,胆子也太大了吧!如今的修真学院,元婴期老祖就有上千人,没有点儿本事,谁敢跑这里来冒充甄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