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乡村少年 > 第二千九百零六章 神秘的若曦

第二千九百零六章 神秘的若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x();    在家祖面前,展天很少表达反对意见。与其他世家的家祖相比,展雄烈不是一个顽固的老人,相反,遇到任何事情,展雄烈都喜欢跟展天或者展梦儿商量着解决。

    展天不确定,家祖刚刚的意思是商量,还是最终决定,但不管是哪一种,展天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不同意!

    展天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同意,想想世俗界,甄诚的那一堆女人和孩子,展天没办法说服自己,更加不忍心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四处沾花惹草的男人。

    甄诚丑一点儿,展天能接受。现在的问题是,展天对甄诚的风流成性,一清二楚。此等情况下,展天又怎么忍心看着女儿跟着甄诚受罪呢。

    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再想想自己曾经跟南宫婉儿承诺的事情,展天的一张俊脸不由发烫。

    这承诺的时间,还不到三个月,作为一个男人,以后还有何脸面见人。

    展雄烈没料到展天的情绪会如此激动,挂在脸上的笑容,稍稍收敛了一些,沉吟一下问道,“你觉得甄诚不够优秀?”

    “这跟优秀没关系!”家祖没有盖棺定论,而是征询自己的意见,展天暗自松了一口气,连忙说出自己的原因。“我不小心去了世俗,而且阴差阳错的被甄诚的女人和家人所救。甄诚的情况,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但甄诚的个人生活,我一清二楚!甄诚在世俗的女人,每一个都如花似玉,而且每个女人,也都有着各自的优点!那一群可爱的孩子,也都等着爸爸回家,可甄诚在做什么?”

    “别的姑且不说,就甄诚跟冠依晨在一起的事情来看,就足以说明问题!一个家里妻儿不管不顾,但却在外面沾花惹草的男人,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配不上我们家的梦儿!更何况,在冠依晨之前,甄诚还和千羽寒在丹苑里同居过,让梦儿嫁给这样的男人,我们展家的颜面何存?”

    “按照你的说法,梦儿的双修道侣,应该是一个专情的男人了?”展雄烈耐着性子,循循善诱。

    “那是当然!”展天干脆爽快说道,“我不能对不起梦儿的母亲!”

    展天的情绪,有些激动。当说到展梦儿母亲的时候,展天的声音甚至有些颤抖。

    梦儿的容貌,跟母亲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展天之所以激烈的反对,也跟爱妻的嘱托有着一定关系。

    “既然你提到梦儿的母亲了,那你就更应该清楚,梦儿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难不成,你也想让梦儿嫁给一个保护不了她的男人!”

    展雄烈虽然是带着微笑说这番话的,但这言语还是深深的刺痛了展天。如果不是因为跪在地上的缘故,展天肯定会踉踉跄跄的双手捂住心房。

    但即使这样,展天那张俊脸也变得狰狞痛苦起来,那张白皙的面容,此刻变得阵青阵白。

    “天儿无用,天儿未能保护好若曦!天儿该死!该死!”四十多岁的展天,突然像一个考试失败的孩童一样,先前一刻还洋溢在脸上的坚定和自信,瞬间土崩瓦解,泪流满面的捶打地面,不断的自责。

    “唉!”展雄烈没有劝阻,任由展天自顾自的宣泄。压抑这么多年的心结,让展天哭一哭,也不是什么坏事。等到展天宣泄的差不多了,展雄烈长叹一声缓缓解释道,“我说这番话,不是想让你自责。而是想提醒你,不要忘记若曦当年离开时,叮嘱你的那番言语!”

    脸上的泪痕犹在,因为哭泣,展天的双眼红红的。听到家祖开口提醒,展天像突然被铁锤重击了一样,脸上的伤痛神情瞬间被震惊取代。

    “家祖的意思是说,甄诚是仙族人?这怎么可能呢?甄诚不是来自世俗吗?”

    展天难以置信的瞪圆了眼睛,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震惊。

    这么多年,展天一直在欺骗展梦儿,那就是,展梦儿的母亲若曦没死。

    留下襁褓中的梦儿,若曦突然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在展天的生活中。每当想起以前,展天都痛彻心扉。

    若曦离开的时候,展梦儿还是婴儿,什么事情都不懂。为了养育展梦儿,展天迎娶了一位倾心自己的女子为妻。

    若曦的存在,在蛮荒,只有展雄烈、展天等少数人知道。那把展梦儿带大的后母,为了展梦儿,跟随展天后,一直未生养。

    继母一直把展梦儿带到懂事,在一次妖兽侵袭的过程中,为了保护梦儿,跟展家的其他人一起陨落。如果不是展雄烈、展天救援的及时,展梦儿现在也不在了。

    这一切,展梦儿不清楚。但继母被妖兽啃食的画面,却印刻在了展梦儿的记忆里。

    这么多年,展天曾经不止一次的想告诉梦儿真相——你的母亲未死。

    可是,每一次,话到嘴边,展天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若曦没死,但去了哪里,展天不知道。

    梦儿的继母嘶吼,展天没有再接触过任何女人。随着展梦儿渐渐长大,展天把自己对爱妻若曦的全部相思之情都倾注到了展梦儿的身上。

    梦儿长的太像若曦了,身高体型,皮肤容貌,举止言谈,这母女二人就像孪生的姐妹一样。

    看着女儿一点点长大,展天那颗饱受相思之苦的心平淡安定了很多。如果不是展雄烈今天提到爱妻,展天已经自我麻木的刻意遗忘了。

    二十多年前的那段往事,展天不想再想起。以致于,当家祖提到若曦叮嘱的时候,展天像遭受了雷击一样,一时间回答不出来。

    若曦离开,只留下了一封书信,一封几乎被泪水打湿的书信。

    若曦离开的之后,展天每天都捧着信看,一遍又一遍,泪水一次又一次打湿信笺。

    虽然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但展天依然不想回忆那段地狱般的日子。只是,那封信的内容,早就印刻在了展天的记忆最深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