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乡村少年 > 第二千八百七十二章 抓捕王若彤

第二千八百七十二章 抓捕王若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x();    王守一再次加入战团,双方回到了同一起跑线。

    从实力比较上来看,王守一和长臂猿王占优。但毕竟一人一兽,而且相互又缺少默契的配合,有几次,两人还差点儿伤到对方。

    王守一释放的攻击符箓,虽然可以大致上锁定范围,但长臂猿王每一次都小心谨慎的躲开。

    长臂猿王虽然跟王守一并肩对敌,但对王守一还是时刻提防的”。在长臂猿王眼里,人类是最不可靠,哪怕是签订了灵魂力盟约,长臂猿王也依然不信任王守一。

    同样道理,王守一也不敢冒然拼尽全力,更加不敢抛出自己的符箓孤注一掷的攻击。万一己方不敌,长臂猿王随时都可能丢下自己一个人逃跑,万一那样,那自己岂不是万劫不复了?

    看上去齐心协力,但在打斗的时候,却有很多保留,以致于,明明在实力上强出司徒阎王和崔希范很多,但王守一和长臂猿王却很难快速取胜。

    司徒阎王和崔希范从年轻的时候就在一起,这么多年下来,两人更是朝夕相对,一起修炼,相互间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只要看一眼,就心知肚明。

    王守一的符箓攻击,让司徒阎王和崔希范很头痛;长臂猿王的蛮力,也让司徒阎王和崔希范不敢硬碰硬。

    司徒阎王和崔希范,凭借着默契的合作,巧妙的与王守一和长臂猿王缠斗,一时间,双方打得天昏地暗,难分难解。

    元婴期老祖们的打斗,就是异常拉锯战。如果没有符箓大阵的限制,这缠斗的时间或许会短一些。

    因为符箓大阵的缘故,双方都不太敢过度使用灵魂力。符箓攻击,主要就是以伤害敌人的灵魂力为主;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频繁发动符箓攻击的人,灵魂力损耗也最快。

    一个时辰之后,王守一的脸色再次变得苍白难看。长臂猿王虽然皮糙肉厚,但遭受崔希范的几次重击之后,神情也有些萎靡。

    司徒阎王的的左臂,已经被鲜血打湿,崔希范虽然未受伤,但灵魂力已经快要枯竭了。

    双方都已经拼尽了全力,但相互间,都难以取胜。虽然双方都清楚,再坚持一时片刻,就可以取得胜利,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双方默契的收手。

    王守一和长臂猿王在一阵白光闪烁中退出了符箓大阵,司徒阎王和崔希范虽然想趁机冲出去,但却有心无力。

    崔希范和司徒阎王很清楚,王守一不会善罢甘休的,两人默契的也不说话,各自拿出丹药,快速回复灵魂力。

    “该死!”出了符箓大阵,长臂猿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龇牙咧嘴的大声咒骂,“居然一直用灵魂力攻击,有种使用真元力跟我比试啊,如果那样,我早就把他们轰成肉泥了!”

    “他们当然知道你的强项,又怎么会用自己的弱项攻击你的强项呢?等下我们再进去,我打出符箓之后,你就用金钢棒进行偷袭,不要总是拿着棒子一顿猛砸。以我们两人联手的实力,完全可以将司徒阎王和崔希范的狗命留下。

    长臂猿王翻了翻怪眼,没有反驳王守一,心里暗道,傻子才相信你的鬼话。万一的妖力耗尽,到时候,我岂不是要听你的摆布?

    “我更关心甄诚在哪里!”沉默片刻之后,长臂猿王有些埋怨的说道,“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再做了。但你答应我的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

    “甄诚指不定已经死了呢!”元婴期老祖打斗,王若彤帮不上忙,一直呆在符箓大阵外面,等着爷爷带着好消息出来。等了一个多时辰,看到爷爷出来了,王若彤才兴奋的跑过来。听到长臂猿王再次旧事重提,王若彤撅着嘴嘟囔。

    “不许胡言乱语!还不赶紧把可以恢复妖力的药草挑拣出来,送给猿王!”

    看到孙女没大没小的,王守一寒着脸,大声斥责。

    “哦!”当着长臂猿王的面,王若彤可不敢胡乱顶嘴。答应一声之后,快速把一个储物袋丢给了长臂猿王。

    “不错!不错!”接过自己喜欢吃的药草之后,长臂猿王那狰狞的脸色,一下好了很多,裂开大嘴,旁若无人的吞食药材,快速恢复妖力和灵魂力。

    王守一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言,抓紧时间恢复灵魂力,只留下王若彤独自看着天空发呆。

    对于自己的符箓大阵,王守一有高度的自信。即使司徒阎王和崔希范此刻灵魂力充沛,王守一也不认为两人可以合力从符箓大阵里冲出来。

    与完全由符箓构成的附录牢笼相比,符箓大阵也像其他阵法一样,需要借助特殊的地势。

    王守一布置符箓大阵的地方,是一处葫芦形状的洼地,因为事先布置了大量幻阵,以致于,司徒阎王和崔希范看到的都是平坦的荒草地。

    多年的精心算计,就是等待报仇雪恨的这一天。自己的符箓大阵可能会有哪些漏洞,王守一一清二楚。

    王若彤一直凝视着天空,其实就是这符箓大阵最脆弱的地方。

    暴风、雷电、雨水,这些来自天空的因素,就是黄纸符箓最大的克星。此外,天空中突然俯冲下来的大量妖兽群,也是王守一所顾忌的。

    孙女不能直接参加与司徒阎王的战斗,但却可以帮助观察天空的一些意外因素。

    天公作美,王若彤观察两个多小时了,天空也没看到什么飞行类的妖兽俯冲下来。

    “无聊死了!”看累了,王若彤低下头,用右脚尖揉搓着地面的石块,轻声抱怨。“该死的甄诚不见了,展梦儿那小贱人也被展雄烈弄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真无聊啊!”

    二十多岁的年纪,在世俗,还在读大学,还在谈恋爱;可是,在蛮荒,王若彤却要为家族的血海深仇付出一切。

    原本以为找药宗报仇会很麻烦,哪里想到前往南城的路上,居然发现了前往南城的司徒阎王和崔希范。

    这样的机会,一直是王守一所渴盼的,祖孙二人一商量,决定在距离二人较远的路上,布置下这符箓大阵。

    如果司徒阎王赫尔崔希范走进这符箓大阵,那就发动攻击;如果这符箓大阵不起作用,那就暂缓攻击,等到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再找机会偷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