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乡村少年 > 第二千八百六十八章 丹灵公子与丹帝的关系

第二千八百六十八章 丹灵公子与丹帝的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x();    翠玲珑想知道甄诚去了哪里,因为只有甄诚,才能更快的找到石傲根。

    童笑山抢过了话题,翠玲珑只能郁闷的站在边上观望。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童笑山想发号施令,但在场的老祖,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如果不是金叟的突然出现,童笑山也许就可以享受一下众人仰视的眼神了。

    金叟看到木瓜等四人无事,一颗心淡定了不少。走到翠玲珑身边,微微点头,转身并肩而立之后,金叟眼神扫视近千元婴期老祖,清了清喉咙,朗声说道,“丹帝让我带句话给各位,收复北城,打退魔王,你们活;否则,死!”

    声音说不上有多高,有多冷,简洁干练,没有丝毫的虚伪客套,但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后背发冷”。

    没有人会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也没有人会怀疑金叟言语的真假。

    金叟虽然走到了翠玲珑的面前,但却未下拜,也没有称呼公主。众人的眼神中,饱含着复杂莫名的感情。

    “谨遵丹帝命令,我等定当拼尽全力!”数千老祖再次下拜,朗声答应,没有人敢有丝毫的含糊。

    近千老祖行礼起身之后,没有人离开,所有人的目光在金叟和翠玲珑之间摇摆。

    丹帝、丹灵公子,都指定了代理人,接下来,应该听谁的呢?

    如果丹帝出现,那所有老祖可以没有丝毫顾虑执行任何命令;但眼下,丹灵公子驾临南城,躲在幕后指挥。金叟的面子要给,翠玲珑的命令也不能不考虑。令出多门,这事情怎么做?

    “你们稍后,等待命令!”金叟当然明白眼下的尴尬,冷声吩咐一声之后,目光投射在童笑山的身上,“童城主既然已经高升了,是不是应该请我去你的洞府里喝口茶?”

    “那是!那是!应该!应该!”童笑山又怎么会不清楚金叟的意思,满脸笑容的点头,“院长的洞府毁坏了,那就去我的洞府好了。虽然寒酸了一些,但喝杯茶,还是说得过去的!刚好展城主也在,一同前往好了!”

    金叟会提出什么要求,童笑山心里不清楚。自己虽然可以成为翠玲珑的代言人,但有些决定,童笑山还是需要有个人商量一下的。不管怎么说,展雄烈都是城主,处世经验不在自己之下,多一个人商量,总不是什么坏事。

    “那……”熊天朝看着翠玲珑面前的数十个储物袋,勉强挤出笑容,吱吱呜呜的想说点儿什么。但一时间,熊天朝又不知道应该讲什么。

    城主的身份被剥夺,熊天朝能保住性命,已经很满足了。不敢再强求什么,熊天朝落寞的退到身后的元婴老祖人群之中,默然恭送。

    “我先收着!”童笑山毫不客气,准备收走所有储物袋。

    “慢着!”金叟神色严肃,突然抬手阻止,“元灵坊的事情,一直我负责,这些丹药是熊天朝找到的,到底应该怎么处理,还要请示过丹帝。我和冠依晨,一起从丹塔出来,就是为了找到这些丹药,你把丹药收走,那怎么可以?”

    金叟阻止了童笑山的行动,钟大磊的神色缓解了不少,上前说道,“当初丹帝的意思,就是让我假死,然后观察蛮荒众人的反应,看看哪些人,敢打元灵坊的主意,也想测试一下几位城主的办事能力。没想到的是,丹塔突然碎裂,事情出了变故。”

    “现在熊天朝抓住了机会,带回了元灵坊的丹药,某种意义上说,这也算是大功一件!金叟特使,既然是因为调查元灵坊来的,那这些丹药,自然应该由金叟特使保管!”

    金叟的突然出现,让钟大磊的身份很尴尬。自己的身份,被童笑山识破,众目睽睽之下,暴露了身份。按照丹帝当初的嘱咐,自己只能在暗处,不能在明。

    童笑山想收走丹药,钟大磊的一颗心不由抽紧。这童笑山野心极大,万一得到了这样多的丹药,那蛮荒四城的未来,就没丝毫保证了。冒着被责罚的危险,钟大磊突然插嘴恭维金叟。

    “你已经不是城主了,我们说话,你胡乱插什么嘴?”眼睁睁的看着金叟收走了数十个储物戒,童笑山满肚子的火气正无处发泄,大声呵斥钟大磊。

    “勾结妖兽,该死!”金叟目光突然一凝,眼神中迸射出无边杀意,一道巨大的灵魂掌刀,无丝毫征兆的狠辣的砍向钟大磊。

    “你……啊……”

    这样近的距离,元婴后期的金叟突然出手,只有元婴初期修为的钟大磊又哪里来得及闪躲。一个“你”字刚说出口,钟大磊的身体就被金叟一分为二,鲜红的血液还未来得及流淌,钟大磊的元婴,就惊慌失措的向人群中稀少的方向逃跑。

    “哼!还想跑?”金叟的右手迅速变幻,一只灵魂力手掌快速抓住钟大磊的元婴。

    “你不能杀我!我是……丹帝……”

    众目睽睽之下,钟大磊的元婴挣扎着想拿自己的身份说事,但可惜的是,金叟根本就没钟大磊任何机会,神色狰狞的灭杀。

    一道雄浑的气息鼓荡,钟大磊的元婴慢慢的变成了纯洁的能量,缓慢的消散在金叟的周边。地上的血液还为干涸,钟大磊的元婴已经被金叟分解,全场的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没人未钟大磊说一句话。

    做好这一切,金叟拍了拍手,一言不发的转身,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悠闲的向童笑山的洞府走去。

    兔死狐悲的冷意,一阵阵的在童笑山、展雄烈两人心底泛起,两人面面相觑,赶紧跟上。人群中,熊天朝的脸色苍白难看。

    一个元婴初期的老祖,就这样陨落了,上百年的修炼,到此为止。

    没有人可怜钟大磊,也没有人敢可怜钟大磊,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金叟执行的是丹帝的命令,某种意义上说,当金叟明确自己的身份的时候,钟大磊已经失去了他存在的价值。

    在修真界,是生,还是死,都是由个人的价值和实力决定的。

    金叟这一手,着实把童笑山吓够呛。片刻之后,童笑山沏好一壶灵茶之后,神色才逐渐恢复正常。

    童笑山的洞府,也跟展雄烈等人的差不多,除了蒲团之外,什么都没有。

    为了避免四人席地而坐的尴尬,童笑山招呼金叟等人到洞府外面的石桌前就坐。

    修真之人,对这些享受性的东西不是很讲究,金叟也不推迟,端着灵茶,自顾自的啜饮。

    金叟灭杀钟大磊的无情,让翠玲珑的内心如江海般翻腾。因为身份的缘故,翠玲珑不得不选择跟金叟相对的位置坐下,但每次面对金叟投射过来的审视目光,翠玲珑都赶紧端起茶杯,焦躁不安的躲开金叟视线。

    童笑山不敢胡乱开口,默默的等待丹灵公子的指示。但令童笑山不安的是,丹灵公子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新的指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