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乡村少年 > 第二千八百四十六章 忽略了战帝的修为

第二千八百四十六章 忽略了战帝的修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x();    一场大雨,足足下了半个多月;雨水停了,但古战场上空的依然漆黑如墨,终日不见阳光。

    万米高空之上,突然传来一阵女孩子的尖叫声。

    原因无他,因为巨雕上的甄诚醒了。

    “吓死我了,醒了就好!”欧阳萱儿强忍住激动的泪水,声音有些发颤的凝视着甄诚。

    “醒了就好!总算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毛晓天拍打着胸脯,嘟着嘴,生气的埋怨,“醒过来了,就不能先咳嗽一声吗?突然间坐起身,差点儿吓死我!”

    “让他休息下,不要打扰他!”林薰儿看了欧阳萱儿一眼,有些羞涩的提醒众人。

    “刚醒过来,让他熟悉一下环境!这眨眼的功夫,甄诚昏迷已经快二十天了!”黄语嫣赞同的点了点头,率先站起身,拉着毛晓天的手,走向巨雕的尾部。

    “谢谢!”甄诚张了张嘴,声音有些变调的感谢,看着欧阳萱儿等人离开,甄诚的目光最后落在了铁战的身上。

    “从你返回巨雕到现在,这应该是第二十一天!刚开始的时候,你还正常,最近一段时间的,你的身体总是忽冷忽热的。我还担心你醒不过来呢,没想到,你突然间就醒过来了!”

    四个女人聚集在巨雕的尾部小声讨论着什么,铁战走到甄诚身前坐下,兴奋的感叹,转而又关切的低声询问,“少宗主如果感觉哪里不舒服,可以跟我讲!”

    看着铁战,甄诚很想说,我不是你要找的少宗主,可是,话到了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在没找到自己的父母之前,甄诚到底是什么身份,此刻的甄诚也搞不清楚。

    “我们这是在哪里?还在古战场?”甄诚环视打量,看到巨雕的身边,黑气重重,甄诚皱紧眉头打量。

    “还是古战场!”铁战点了点头,“一直找寻麻帝成和麻海清率领的佣兵团,已经一周了,还没有丝毫消息。再加上少宗主你昏迷,所以,就没打算立刻离开古战场!”

    “麻帝成和麻海清率领的佣兵团,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他们都骑乘着飞行妖兽,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甄诚的脑袋虽然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但基本的推断还难不倒甄诚。

    “少宗主什么都知道?”铁战下意识的望了巨雕下方一眼,“古战场发生了一些变故,很多事情,都是在你昏迷之后发生的……”

    “我虽然昏迷,但也有些事情,还是能感知到的!我苏醒之前,黑老跟我交代了一些,所以,很多事情,我都知情!”好久不讲话的缘故,甄诚的嘴巴有些发干。

    甄诚活动了一下双臂,然后支撑着巨雕的后背站了起来。也许是躺了太久的缘故,甄诚后背的衣衫有些褶皱。

    巨雕的背脊之上,甄诚躺卧的地方,留下了一个人形痕迹。

    “呼——”小翠操控的巨雕,虽然速度很快,但飞行的很平稳,站起身的甄诚,迎着刺骨的寒风,身体情不自禁的摇晃。

    “小心!”铁战连忙站起身,快速的守护在甄诚的身边提醒。

    “没事!”甄诚苦涩的笑了笑,“身体都僵硬了,吹一吹冷风,或许能好一些!”

    “哦!”铁战的眉毛微皱,打量了甄诚丹田一眼,嘴唇微微动了动,然后点了点头。

    看甄诚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金丹后期巅峰,只躺了二十几天,站起身的时候,就会因为刺骨的寒风而摇晃,这可能吗?

    铁战可以肯定,甄诚的身体出了问题,可是,仔细打量甄诚全身的情况,铁战没有发现丝毫异常。

    甄诚不说,铁战也不好询问,只好站在甄诚身边,默默的古荡着真元力为甄诚驱逐寒风带来的阵阵冷意。

    “还是不行!”泥丸宫深处,甄诚的意识在五彩瓜子仁里大声哀叹,想想自己十几天的努力,甄诚甚至有些灰心丧气。

    正如铁战所料想的一样,此刻的甄诚,表面来看无事,而实际上,却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经过二十几天的运行平衡,再加上古战场上空充沛的五行真元力,甄诚丹田的五颗金丹运转的很正常。枯木功法自动运转,甄诚的五颗金丹,除了颜色不同之外,就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方方面面,都达到了五行平衡。

    五颗金丹,各自运转着甄诚身上的五行属性灵根,相互间,异常的默契,互不干扰。如果不是那每隔一段时间,就输送到甄诚泥丸宫的乳白色气体,甄诚真怀疑自己的五颗金丹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但,严格意义上说,现在的五颗金丹,真不属于甄诚,因为甄诚的灵魂力全都被困在了五彩瓜子仁内部,根本就支配不了全身的真元力,更加指挥不了那五颗金丹。

    说的更严重一点儿,此刻的甄诚,已经成了一个金丹后期的废人。

    金丹后期大圆满的实力,但意识灵魂力却支配不了。甄诚引以为傲的灵魂力更是幻化不出任何形状的武器,只能像个胚胎一样龟缩在五彩瓜子仁之内。

    五彩瓜子仁之内,就像另外一个世界,禁锢了甄诚的灵魂力,但却安之若素的以自己适应的方式运转,隔断了声音,禁锢着一切。

    “慢慢来,不要急!能醒过来,已经不错了!”甄诚的泥丸宫之内,响起黑老的声音。声音很大,但甄诚却要很努力才能断断续续的听到一点点。

    “谢谢!”甄诚用尽全力大喊,声音还是像蚊蚋一样从五彩瓜子仁中传出。以往交流起来丝毫都不费力的甄诚和黑老,此刻就像隔着一层厚厚的铁皮在说话,都很费力,都很着急,但一时间,两人又都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战帝没有复活,黑老期待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二十多天的时间里,黑老甚至出现了感知不到甄诚的情况,惶恐不安的不仅仅是甄诚一个人,还有时刻担心甄诚安危的黑老。

    当然,确切的说,黑老担心的不是甄诚,而是战帝。

    魔王的复生,丹帝的存在,让黑老很容易想到昔日的主人,渴望主人也可以像魔王一样复活。二十几天的期盼,最终变成了失望,看上去无喜无悲的黑老显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沧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