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乡村少年 > 第二千七百九十七章 预想之中,意料之外

第二千七百九十七章 预想之中,意料之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x();    “先别急!”张凡已经被激怒了,站到岩石中央等着甄诚。甄诚缓步上前,摆了摆手说道,“就这样决斗,是不是太没意思了?”

    “那你还想怎样?”张凡冷哼一声,鄙夷道,“难不成,你还想让整个蛮荒都知道,我们要决斗吗?”

    “那到不至于!”甄诚微笑着回应,“不过,我这人向来无利不起早!我的意思是,我们的决斗,是不是可以加点儿彩头!”

    “”张凡彻底无语了,这样的话居然在甄诚的嘴里说出来,如果不是自己在硍”。拐娴暮苣严嘈拧?br/>

    原来传言中所说的甄诚,都是真的?

    在决斗人身上押注,一般是旁观者的行为。这样的事情,在蛮荒的确很常见。但像甄诚这样,既是决斗者,又是押注者的的确不多。

    只有相信自己必胜的人,才敢这样嚣张的押注在自己身上。甄诚这样的提议,让张凡很为难。

    如果不答应,那就输了气势,一旦那样的话,那自己也没有信心战胜甄诚了。

    可是,如果答应了,张凡还真不知道甄诚会提出什么条件。

    “放心,我不会提出什么过分要求的!”甄诚像是知道张凡心中所想一样,很善解人意的开口宽慰,瞥视了司徒无情一眼,甄诚微笑着提醒道,“你如果做不了决定,可以去问问你的主子!”

    甄诚这话,充满了挑拨离间的味道。站在张凡身后的司徒无情被气得满脸通红,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样应对。

    “哈哈……哈哈……”张凡怒极反笑,这么多年了,还头一次有人把自己跟司徒无情的关系比做成是主仆关系。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围拢的药宗众人恨不得立刻一哄而上,杀死甄诚。声浪再起,一浪高过一浪。

    “他这是要干什么?”杨蓝骁被杀,张凡飞上了岩石,欧阳萱儿和黄语嫣姐妹肩上的担子卸了下来。选了一处距离大岩石最近,药宗弟子最少的地方站定,欧阳萱儿目不斜视的思考着甄诚的一言一行。

    无利不起早,的确是甄诚的个性。这一点,欧阳萱儿再与甄诚初次相见的时候,就领教过了。

    可是,甄诚在被围困的情况下,居然还敢这样做,到底是为何呢?

    王守一是甄诚如今最大的依仗,可是,药宗足有近千人。万一甄诚斩杀了张凡,整个事态将难以控制。

    那站在甄诚身后的王守一,欧阳萱儿不是很信任,就目前的情形分析,欧阳萱儿觉得,王守一没有一定要帮助甄诚的理由吧?

    当然,欧阳萱儿不清楚王守一跟药宗的恩怨;更加不清楚,王守一此刻带着甄诚出来,是抢夺药材炼制九转金丹的。

    甄诚突然间讨要彩头,王守一的心里不由一喜。大致上知道甄诚想要跟张凡赌什么了,只是,甄诚又拿什么跟张凡赌呢?

    “我答应你!”张凡狂笑过之后,情绪平复了不少。森然的看着甄诚,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想赌命,我都陪着你!”

    “你的命不值钱!”甄诚神色不变,继续刺激张凡,可惜,这一次,张凡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目光直视着甄诚,恨不得啃了甄诚的骨头,吃了甄诚的肉。

    甄诚的名字,张凡听过。关于这个东城的代理城主,张凡也的确调查研究过,可是,张凡从来没想过,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居然如此难缠。

    面对甄诚,张凡头一次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因为甄诚那双瞳孔,好像能看到自己的心底,能知道自己的心中所想。

    “我听说,药宗收集的药材无数,我最近想炼制一种丹药,现在正缺少药草!既然遇见药宗了,那我就省了很多麻烦!这样好了,如果我胜了,那你们给我十份炼制丹药的药材!”

    甄诚提出的条件,再次让张凡无言以对。甄诚给出的理由,让张凡啼笑皆非。

    为了炼制丹药的药材,甄诚居然跟自己赌命,在自己的人生阅历里,这还真是第一次。

    不过,看到甄诚那神色郑重的模样,张凡也不敢贸然答应。

    甄诚是丹皇,他炼制的丹药,又怎么会是平常之物。如果自己答应了,但却拿不出药材,那到时候岂不丢人了?

    不对!不对!自己怎么会输呢!不可能!不可能!

    张凡赶紧打消自己内心深处的犹豫,目光坚定的反问道,“那要看你能拿得出什么做赌注!”

    “元灵坊的位置!东城东城代理城主的位置!如果你觉得还不够,可以再加上我的性命!”

    甄诚淡然一笑,直接说出酝酿很久的赌注。

    “你知道元灵坊的位置?”张凡的眉毛皱紧,满脸诧异的反问道,“元灵坊这个赌注的确够了,只是,你是否知道元灵坊在哪里,这很值得怀疑!”

    “是吗?”甄诚嘴角露出轻蔑一笑,抬眼望向司徒无情,“可是,你们掌教却认为我知道!难道,你张凡的见识比你们掌教还渊博吗?哦,对了,这位单家老祖好像也是这样认为的!”

    甄诚说得有理有据,张凡将信将疑的望向司徒无情求证事情的真假。

    “这”张凡的目光望过来,司徒无情那古井无波的老脸少有的一红。这么多年了,自己还头一次这样心里没底。“传言是这样说的,应该不会错!”

    “司徒掌教说的,就是我想说的!”

    单凤祥置身事外的想法越来越明显,司徒无情话音刚落,单凤祥就给了一个不是回答的回答。

    张凡的眉毛皱得更紧了,一种少有的不安感觉在心里躁动。以自己对掌教的了解,他很少轻信这样的流言蜚语。

    只是,让张凡奇怪的是,在黑气山坳这样闭塞的地方,这样隐秘的消息,怎么会传到掌教的耳中呢?

    直觉上,张凡隐隐感觉到,有一只幕后的黑手正在*控整件事。自己答应甄诚很容易,可是,万一甄诚突然使诈,故意输给自己呢?

    到那时,甄诚只要把胡诌的元灵坊位置给自己,那药宗岂不成了天下公敌?

    甄诚那东城的代理城主,屁都不是。没有丹帝的任命,甄诚即使不做这个代理城主了,也不见得就轮到药宗来做。

    至于甄诚的那条贱命,更是没有丝毫价值的赌注。既然说好了决斗了,甄诚会客气嘛?自己会客气嘛?

    你死我活,这才是决斗的内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