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乡村少年 > 第二千三百八十章 生死的距离有多远?

第二千三百八十章 生死的距离有多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为林薰儿该死!”为什么要消灭林家,这不是单雄要考虑的事情。但自己为什么恨林家,却是因为林薰儿,“一个多嘴的长舌妇毁了我的大好婚姻,我一定会让她知道胡乱说话的代价!”

    钟玲不问了,南城流传的单雄提亲被展梦儿拒绝的流言,原来是真的。真没想到,林薰儿的言语会对展梦儿造成这样大的影响。

    想想林薰儿和展梦儿,再看看单雄,钟玲的想法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既然自己不完美了,那为什么要让别的女人完美呢?单雄修为高,外表也俊朗,心肠又足够狠毒,让这样一个男人去算计林薰儿和展梦儿岂不是很好?

    “我最不喜欢思考的女人!”看着钟玲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单雄单手霸道的把钟玲揽入怀中,“我本来想把你蓄养的丰满一点儿再采摘,可惜,因为杀了林俊贤,我太开心了,所以提前让你变成了我的女人,怎么样,你开心不开心?”

    “不开心!”钟玲抬起双臂,环住了单雄的脖子,眼神恐惧神情委屈的娇嗔道,“你太霸道了,人家都走不了路了,你不会把人家丢在这死鬼的边上吧!”

    “哈哈——”钟玲态度的突然转变,单雄很满意。一个被征服的女人,就应该是这样的情态。“放心,我还需要你,不会丢下你的!”钟玲认识林家的人,关系虽然说不上好,但却足够引诱林家的兄妹上钩了。想想还有二十多天的历练时间,单雄可不想一个人在这满无涯际的蛮荒森林里四处飘荡。有了钟玲,至少自己在晚上的时候不会寂寞。

    笑声随着月光渐渐远去,被钟玲那娇小的身躯压倒的荒草处,突然出现了两道黑黢黢的身影。

    空气中聚集着悲伤和愤怒的味道,麻海清静静的看着,等待着。

    “知道是谁吗?”林秀贤目眦尽裂,咬牙切齿的询问。

    “单雄!”此时此刻,即使讲再多都是多余的,林秀贤需要发泄,需要一个让他发泄的名字。林家兄弟的感情深厚,这在修真界是一件很奇葩的事情。兄弟情深,在修真界根本就是一个笑话。除了姓氏相同,血脉相近,在修真界,即使是亲兄弟,最终也要看修为高低,实力强弱,然后才能决定彼此的关系。

    林家的兄弟不是这样的!在北城林家货栈的时候,麻海清就发现了林家兄弟的不一般。

    “你该死!”林秀贤突然转身,满脸通红,双手青筋暴露的掐住了麻海清的脖子,“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带我在森林里转圈子!为什么——”

    真元力鼓荡,堪堪到抵挡住林秀贤的掐捏自己的程度,麻海清冷静的站立着,好看的大眼睛凝视着林秀贤那因为伤痛而混乱的眼睛。

    这样的眼神,麻海清看到过。每次母亲忌日的时候,喝醉酒的父亲看自己的眼神就是这个样子。

    林秀贤很精明,但对弟弟却用情很深。虽然林秀贤比弟弟大不了多少,但却像父亲一样为弟弟考虑着一切。

    一刻钟,两刻钟!

    林秀贤的手渐渐松弛了,那浑浊伤痛的眼神之中布满了一种叫仇恨的东西!

    “灭族!”林秀贤转身,一个纵跃,身体高高跳起,双膝圈起,笔直的落下跪在弟弟面前,“哥哥不好,不该让你冒险!哥哥没用,没有第一时间找到你!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

    林秀贤哭了,麻海清那紧张的神情松弛了不少。白皙的脖子红肿的像是刚刚摘下去项圈的小狗的脖子,麻麻的,仔细感觉,似乎还能体会都林秀贤那发自骨子里的愤怒。

    失去了亲人,虽然不是唯一的,但在林秀贤的心中,那却是不可取代的。

    “呜呜呜——”伤心的哭声在持续,麻海清默默的看着林秀贤用双手挖坑埋葬弟弟。

    谁说修真界没有真感情?谁说修真界的人都寡情薄义?林秀贤的表现颠覆了麻海清对人情世故的看法,此刻林秀贤的背影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变得高大,麻海清那男儿一样的双眸中,少有的出现了女孩的温柔。

    伤痛是可以传染的,但却不能分担。快乐是孤独的,但却可以分享。

    天色渐渐放亮的时候,林秀贤的哭声渐渐停息了!看着那微微隆起的土堆,林秀贤静静的站着。

    “对不起!”因为伤痛,林秀贤的声音有些沙哑,虽然声音不高,但道歉的诚意十足。

    “换成是我,也跟你一样!你没有用飞剑杀我,我已经很感激了!”麻海清眼神中的那抹温柔消失了,声音也变得冷冷的。

    “我上交了一把飞剑!储物袋里的飞剑,是我的秘密武器!哪里想到——哎——”想想弟弟那天真活泼的容颜,堂堂七尺男儿的眼中再一次饱含泪水。“我梦想着两兄弟一起进入学院,所以才想到作弊的办法!哪里想到,——哎——难道这就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吗?”

    此次历练,不允许带飞剑,不允许带坐骑和兽宠。林秀贤黯然的埋怨,扯开了话题,似乎都忘记自己为什么要向麻海清道歉了。

    “规则只是针对弱者的!我们这些地位低微的人要乖乖的遵守章程法度,而那些强者,却把这一切当成马粪狗屎,可以肆意践踏!如果你埋怨自己不够诚实,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不会使用飞剑,但储物袋里依然藏着一把飞剑进来,你如果不藏拙,那就只能说明你傻了!埋怨自己是换不回你弟弟性命的!金丹期的单雄,也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麻海清的话不多,但却字字珠玑。林秀贤好像突然被从头到脚浇灌了一桶冷水,瞬间清醒了不少。

    “谢谢!”能在悲伤的时候陪着你的,肯定可以成为朋友;敢于直言点醒你的人,肯定也能成为知己。“我们一起合作!”林秀贤直视着麻海清诚挚的邀请。

    “我对单雄没兴趣!”麻海清的言语直接而又干脆,没有丝毫的做作。

    “单雄只能死在我手上!谁杀死单雄,谁就是我的敌人!”

    “成交!”如果说先前还有什么犹豫的话,此刻,麻海清可以放下了。一个敢于挑战金丹期的男人,还是值得自己赌一赌的。

    “走!猎杀妖兽!”如果不是砂砾妖狼,自己就不会耽误时间了,此时此刻,林秀贤迫切的想杀妖兽泄愤,想把妖兽想成单雄,然后用飞剑一一斩杀!

    ps:忙死了,差点儿断更!白天忙着监考,没时间码子,真他姥姥的悲催!今天一大章,不解释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