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乡村少年 >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祖奶奶的命令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祖奶奶的命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x();    从药老的石洞出来之后,甄诚一个人无聊的坐在温泉水沟的大石头上。

    “噗通!”甄诚把手中拿沾满了药液的铜牌直接丢进了温泉水沟中,溅起的水花,足够打湿甄诚的衣角。“妈的!这破东西,倒是蛮重的!”

    吴磊等人都在钻心的修炼,甄诚骂了一句,躺在石头上,翘着二郎腿假寐。

    即使吴耀祖这样的纨绔,也依然不敢在修炼上有丝毫的放松。虽然到了练气期九层,但如果不能修炼的更加圆满,即使有筑基丹,失败的几率也很高。

    炼丹固然重要,但如果修为达不到筑基期,那么即使药老教授众人炼丹之术,也是枉然。

    药园不收练气期以下的弟子,也主要是因为这个原因。

    药园的夜sè,一如以往,甄诚躺在石头上,无聊的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人最怕的不是忙碌,而是闲下来无所事事。

    “去藏经阁走一走!”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昨天泡温泉开始,甄诚的jīng力就变得很充沛,jīng神也异常的亢奋。泡了温泉水之后,下丹田得到了滋润,醒来的时候,甄诚感觉浑身有着用不完的力气。

    温泉水浸泡过的铜牌,不再是黑乎乎的了,药液在温泉水的冲刷下,渐渐的溶解,露出了铜牌本来的颜sè。

    “古sè古香的,拿出去也不知道值不值钱!”甄诚伸手从水沟里摸起铜牌,在身上胡乱的擦了擦,一边嘀嘀咕咕自言自语,一边向自己的山洞走去。

    藏经阁在一村,这是甄诚知道的所有信息。至于藏经阁那里晚上会不会开门,甄诚懒得去想,如果开门,那自己就进去看看书,打发时间;如果不开门,那自己全当散散心了。

    葛洪涛的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甄诚没从千羽寒等人口中听到关于通缉追拿杀人犯的讯息,估计事情已经渐渐的平息了。

    甄诚从自己的山洞里拿了兽皮袋和丹药,快速的向药园的通道口掠去。如果藏经阁没有自己喜欢阅读的书籍,自己顺便去二村玩一玩,消遣一番也不错。

    “同来赏月人安在,风景依稀似去年。”甄诚从开卡博峰跃下的时候,千羽雪正一个人无聊的坐在自家的庭院里欣赏着皎洁的月sè和清冷的星空。

    山中月sè,来得是那样高亢,那样撩人思绪。在千羽雪的记忆最深处,这月sè和星空成为记忆中永远也抹不去的一段风景。

    寸诺特回二村去了,妹妹千羽寒去了药园,父亲在修炼,哥哥也在修炼。偌大的开卡博峰一村,也许只有千羽雪这样一个闲人。

    千羽雪曾经想养几只小猫或者是小狗来打发寂寞无聊的时光,但想想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引起父亲的不快,会打扰到哥哥的修炼,又不得不把这样的想法掩藏在心底。

    以前年纪小的时候,千羽雪还不觉得,这样的月夜有多么寂寞难熬。但,随着年龄的一点点增大,千羽雪越来越惧怕这样的月夜,越来越害怕孤独。

    一村的深夜,就像一处坟场。虽然住满了活人,但却没一人能陪着千羽雪讲话。多少年来,一村的深夜都是静寂无声的。因为大家都要忙着修炼,这也是,为什么千羽雪和羽千颜大喊大叫一番,就会有那么多执事冲出来的主要原因。

    妙龄少女,又有几个女孩子会不怀chūn呢?

    千羽雪去二村的娱乐坊工作,其实不仅仅是为了赚取丹药那么简单,隐含的目的,也是想在那里找到欣赏自己的人,怜惜自己的人,迫切的想找个男人陪陪自己。

    二村的男人不少,但基本都是四十岁以上的老男人。与千羽雪年纪相当的青年人,不是结婚生子了,就是躲在一村修炼的青年才俊。娱乐坊里的那些醉生梦死的老男人,千羽雪也曾经考虑过,但看着那一个个为了丹药赌红了眼的男人,千羽雪宁愿一个人单着,也不愿委屈自己。

    千羽雪xìng格随和,与千羽寒的刚烈截然不同。千羽雪即使有了心事,脸上也一直会挂着阳光般的笑容来掩藏,而千羽寒,即使遭受到一点儿委屈都会大呼小叫。

    “又看完一本了!”千羽雪看着自己手中的一本诗集,怅然若失的感叹道,“又要去藏经阁借书了!”

    看看父亲和哥哥那紧闭的房门,千羽雪犹豫挣扎了一番,回到房间,拿了父亲借阅书籍的铜牌,戴上孙悟空面具,轻手轻脚的出了家门。

    自从上次回家途中出了事情,千羽雪已经很少在夜间出门了。虽然不情愿,但想想无聊的漫漫长夜,千羽雪还是大着胆子出门。

    月光皎洁的穿透黑夜的一切,一条黑影在一村中间稍稍停留了一下,就向北面的悬崖飞驰而去。

    药老没有具体说藏经阁的位置,并不是故意刁难甄诚或者佯装神秘。

    在一村,藏经阁的位置非常显眼,只要稍稍注意,藏经阁其实就在眼前。

    从峰顶下来之后,一直走,走到一村的正中间,向右转,经过一片高大的竹林,一直走到底,就能看到悬浮在半空中的藏经阁了。

    悬空的藏经阁在树影婆娑的掩映中,就像一只大鸟,孤单的栖息在陡峭的岩壁上。

    藏经阁悬挂在半崖峭壁间,距地面高约二十多米。月夜中,远望藏经阁,就像浮雕嵌在峭壁间,近看,又大有凌空yù飞之势。表面看上去,支撑藏经阁的是十几根碗口粗的木柱,其实有的木柱根本不受力。

    藏经阁因地制宜,充分利用了峭壁的自然状态布置和建造楼阁的各部分建筑,将一般楼阁平面建筑的布局、形制等建造在立体的空间中。

    “奇、悬、巧!”抬头仰望观瞻,甄诚轻声的感叹。声音虽然不高,但却是那样的突兀嘹亮,一些原本栖息的大鸟,怪叫连连的飞离,增加了藏经阁迷离恐怖的sè彩。

    “金丹门大弟子甄诚求见,请前辈现身!”甄诚对着空荡荡的半空,高声喊道。

    在甄诚的印象中,藏经书的地方,肯定会有老怪物。穿着破破烂烂的扫地僧,满脸忠诚的哑巴,驼背的少一只眼睛的古怪老头,反正能看守藏经阁的,一般都是隐居的高手,而且很少有正常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